外卖骑手的“江湖”:爬楼快活地图 7部手机轮流用

2017-06-13 09:14 来源:工人日报 
2017-06-13 09:14:05来源:工人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洋

  本报记者 赵航 摄

  戴着头盔、骑着电动车,驰骋在川流不息的城市交通洪流中,把一份份热气腾腾的餐品准时送到客户手中。

  如今,在各大城市的街巷楼宇,这样的场景已经司空见惯。

  智能订餐软件和外卖配送业务的迅速发展,催生出新的职业——外卖骑手。数据显示,我国的外卖骑手数量已经突破1000万人。

  他们中有的“武”艺超群,练就“活地图”的本领;有的靠“独门秘籍”,实现赚钱买房的梦想。而当他们与现实生活短兵相接,表现出的勇气和韧性更让人刮目相看。

  北京的夜晚,外卖骑手张天君骑行在送外卖的路上。

  “金牌骑手”

  2016年5月至今年5月,送餐骑行累计超过3.4万公里,几乎可绕地球一圈。这是美团外卖上海市松江区开元站“金牌骑手”郭超的骑行成绩单。

  郭超每天要“跑”100公里以上,每月送餐量在1700单左右,去年最疯狂的一次是上海大暴雨,“当天点外卖的人特别多,从早晨一直跑到夜里11点。”那一天,他送出了128单,“跑”了200多公里路,这一公司纪录至今无人超越。

  “我一直都是‘跑’得最快的那个人。”他自豪地对记者说。而速度的保持正是源于他对时间的精准把握和跑单前的充分准备。

  “我3分钟就能爬19层楼,6层以内都是徒步爬楼,从不坐电梯。”他解释说,送餐常常赶在中午,正是电梯使用高峰,乘坐一趟要5分钟左右,而这在他看来“不够高效”,“相同的时间,爬楼能送完3单,坐电梯可能一趟都送不完。”

  郭超在送餐途中还有许多节省时间的小“秘籍”。

  “记熟小区和写字楼,每次送餐都规划好路线,从不走冤枉路。”很多骑手迷路的时候都会找郭超,他被同事笑称为“活地图”。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郭超很明白这个道理,他每月花在升级装备上的钱相当于薪水的四成。

  据他介绍,他共有7部手机和7部电瓶车,每部手机都会提前充满电,轮换使用;每辆车都会重新改装,配备两个电瓶和专用轮胎,为节省换车时间,他甚至在站点附近租了个地下车库。“每辆车的续航能力200多公里,跑远单特别合适。”

  去年郭超的月薪在1.5万元左右。

  接单达人

  2016年5月至今年5月,总单量16328单,日均送单量70单,这是北京市酒仙桥站点的外卖骑手张天君的工作成绩单,他被同事封为“单量王”。

  “去年我跑单攒了17万元,实现了在老家买房的梦想。”张天君笑道。

  不过,高薪的背后,浸透着的都是汗水。

  张天君在公司是出了名的勤奋,每天早晨6点半推车出门,到早晨8点半,大多数骑手还一单都没送,他就已经送出了7~8单;夏日炎炎,碰上用户家住高层,电梯坏了,他就生生爬了21层楼把餐送到;去年北京暴雨,电动车意外进水无法骑行,他更是跑了将近2公里,送完订单。

  张天君喜欢极端天气,喜欢接剩单、远单,这也是他保持高单量的秘诀。“一天的派单量大概47单左右,多出来的单都是别人嫌远不要的。遇到极端天气,剩单会更多。”最远的一单,他骑行了8公里。

  外卖骑手常常遭遇“奇葩”要求或者不理解。比如送餐时,客户让骑手顺便代买东西;比如,因为天气或者路况等原因被客户电话投诉……面对这些,张天君最常做的就是,一遍遍打电话沟通,一次次在楼宇间奔跑。有一次,顾客中途更改送餐地址,为了不超时,张天君只好打车去给顾客送餐,车费20余元,而他送出一单的收入只有6块钱。

  “祝您用餐愉快。”把餐品交到客户手中后,张天君总是一边鞠躬一边面带笑容地这样说。去年春节,张天君送出了1800多单,其中1065单是五星好评。

  为爱打拼

  外卖骑手的故事不仅由汗水和勤奋写就,爱情的甜蜜怅惘、家庭的守望期盼,为他们的“江湖故事”增添了更生动的注脚。

  昆明火车北站的骑手金玉龙和常凤是一对情侣。爱情的力量让金玉龙心生斗志,通过努力他从骑手做到了副站长。而彼此在工作中的相望、相守,让他更相信了那句情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郭超的情感生活并不如意,30岁的他独自拉扯着儿子。工作繁忙,他把孩子留在了山东老家,每3个月回去一趟陪儿子。短暂相聚后,离别多在半夜,郭超不忍心看儿子眼中的不舍。发动车子时,发现儿子早已把平时不舍得吃的零食堆满后座,眼泪忍不住地滚落。“我要拼尽全力给他营造好的环境。”

  张天君上个月刚搬了家,为节省开支,他从每月1200元的单间,换到了现在每月500元的平房。“现在是淡季,一个月能挣1万多元,但平时开销大,我想多省点钱。”他说,每天吃饭只花20块钱,一个月工资能攒下7000多元。

  省下的钱他想全部留给两个女儿。“每次她们打电话叫爸爸,我就感觉特别幸福。我想有钱了把她们都送到城里上学。”他期盼。

  深圳的外卖骑手卢锦阅去年在送外卖的路上与凶手互博,成功解救了一名女子。见义勇为后,公司经理曾要提拔他当站长,思索再三,他婉拒了。他坦言,虽然当站长职业前景更明朗,但是站长工资比较固定,没有骑手多,“我现在照顾家庭需要钱。”前两天,他刚给老父亲汇去了1000元。

  “父母经常叮嘱我注意安全。我想对他们说,儿子长大了,肩膀硬了,能扛起家了。希望他们能过得好点。”卢锦阅谈起了自己的愿望。

[责任编辑:刘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