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新婚突患重病 姐姐不离不弃照料8年(图)

2017-07-11 08:11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7-07-11 08:11:08来源:河北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王丽媛

  “你活一天,姐就养你一天。”这是姐姐郝为丽对妹妹郝晓利的承诺。

  看着躺在病床上和命运抗争的妹妹,郝为丽难过,害怕,却不得不咬牙坚强,“我不能倒下,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她把给妹妹治病看作是自己的责任,一扛就是8年……

  “姐姐就像山一样,成了我最大的倚靠。”郝晓利说,“我想快点好起来,用剩余生命报答我姐。”

  姐姐给妹妹喂饭。

  家庭:父母离异,姐妹互相扶持

  今年35岁的郝为丽和30岁的郝晓利,是出生在涉县南庄村的一对“姐妹花”。

  说是她们是“姐妹花”,一点儿也不夸张,因为她们姐妹二人出落得既高挑又漂亮。

  然而,这对姐妹花却比同龄人更早地成熟,更早地担起家中的担子。

  在郝为丽15岁、郝晓利10岁的时候,她们的父母因感情问题离婚了,母亲从此淡出了姐妹二人的生活。

  “我记得妈妈走后,我们哭了很多天……”郝晓利回忆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如今,在郝为丽的记忆里,只剩下一句话:“习惯了也就好了。”妈妈离开后,身为长女的她被迫长大,挑起家中的重担,多年下来,心里的伤早已结疤。妈妈离开后,刚满6岁的弟弟跟父亲睡一间房,她们姐妹俩住在一间堆放杂物的房间里。

  “我那时候上初一,放学晚。我妹妹才10岁,上小学,回家早。她就主动承担起做饭。因为那时候,父亲既要种地,又要打工赚钱养家。”郝为丽说,“妹妹真是没过过好日子,当年她那么小,要踩着板凳才能够到灶台上给我们做饭。”

  而在郝晓利的印象里,是姐姐承担了重体力活。“我姐是男孩子性格,大大咧咧。她从来不让我干重活儿,有啥体力活儿都是她干。她经常和父亲下地干活儿,有了好吃的也是留给我和弟弟。”郝晓利说。

  姐妹二人,就像是不约而同地突然“长大”了,相互体谅着对方,很多年里,她们一个“主外”,一个“主内”。

  姐姐郝为丽初中毕业后,就到江苏一家电子厂打工,供妹妹、弟弟读书。虽然自己在外面省吃俭用,但到底是能力有限,所以妹妹和弟弟都在读完初中后就辍学了。

  “我不能让姐姐一个人在外地劳累,所以初中毕业后,我也去江苏打工了。”郝晓利说。

  姐妹俩打工赚钱,除了供弟弟读书,还想着把家里的旧房翻盖了,将来给弟弟娶媳妇。

  妹妹:婚后突患重病,无奈堕胎离婚

  有人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

  2009年,郝晓利22岁,在姐姐郝为丽的操持下,幸福地嫁为人妻,婚后夫妻和睦,并很快怀孕了。

  “我当时想,老天爷终于眷顾我了。我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幸福,不能像我小时候那样辛苦。”郝晓利说。

  然而,短暂的美好就像泡影,瞬间消逝。怀孕后不久,郝晓利脸上、耳朵上、手上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红斑,并伴有发烧症状。最初,一家人以为是怀孕后的反应,于是到县医院检查,结果县医院让她去邯郸市的医院去检查。随后,在2009年6月,郝晓利被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

  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命运又一次捉弄了郝晓利。因为这个病,她要被迫“拿掉”孩子,甚至可能终生不能要小孩。而新婚不久的丈夫更让她寒心,不仅不安慰生病的她,不愿意拿钱给她看病,还在诊断结果出来不久便提出了离婚。

  “我性格挺懦弱的,当时真的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得这种病。而且,生病后,丈夫也不要我了;娘家又才翻盖了房子,父亲没积蓄也无法帮我。能靠谁?只有我姐站出来管我。”郝晓利回忆说。

  “我当时已经结婚两年了,但是没有工作,为了给妹妹看病,开始到处借钱,亲戚朋友借遍了。”姐姐郝为丽说,“我不想做让自己终生遗憾的事。”

  靠着姐姐借来的钱,郝晓利最初在邯郸住院10余天,情况稳定后,又到北京去检查。

  “当时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是误诊,所以又到北京去检查。”郝晓利说,“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后来就一直吃药,并每个月到省里复查。”

  郝晓利说,她生病后一直住在姐姐家,虽然经常复查,但情况基本稳定。2010年,姐姐生宝宝了,她就开始帮着姐姐做饭、带孩子。

  姐妹俩和姐姐的孩子。

  就这样,姐姐郝为丽出去赚钱,她在家带孩子,患病的郝晓利感觉生活也是蛮幸福的。然而,老天似乎连她这点小小的幸福都要夺走。

  2011年冬天,郝晓利持续高烧不退,从涉县的医院转入北京协和医院,查出由红斑狼疮引起并发症左肾结核;后又到北京309医院检查,左肾功能只剩三分之一,医生建议保守治疗。2012年8月,郝晓利又到石家庄检查,重新配药调理。

  “大概又过了一个月吧,左肾全部坏死。”郝晓利回忆说,“我真的害怕,要切肾,大器官啊!而且医生说了很多可能性,听着就吓人。”

  这一次,姐姐郝为丽也有点慌了。这么大的手术,不能不叫上父亲来陪妹妹,因为自己还要想方设法去筹治病的钱。

  “父亲在家务农,拿不出钱给妹妹治病,只有我四处给她凑,凑了两万多元,都是保命的钱。”郝为丽说着这话,一脸疲惫之色。

  但也是那次手术后,郝晓利丧失了劳动能力,只能静养,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郝为丽身上:一家人的吃饭用度,妹妹的检查费、医药费和求医往返的路费。但对郝为丽来说,这都不比不上妹妹的生命重要,“这辈子我妹妹受了太多罪,不求康复,就这样病情稳定地活着也好……”

  姐姐:不知还能撑多久,但是必须撑着

  今年2月11日,元宵佳节,郝晓利的红斑狼疮再次复发,感冒水肿,高烧不退,住院治疗20余天,病情才控制住。

  但在6月30日,她的病情再次严重,高烧,全身浮肿,呼吸困难,体重从49公斤“肿成”69公斤。经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检查,她被诊断为心脏积液、肺动脉积液、肾衰……

  7月5日凌晨,郝晓利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中,阳光透过窗户,明媚,耀眼。她给图片配文如下:“每天能看见早起的太阳真好,当真正到了死亡的边缘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可贵。以前都不知道珍惜,现在得珍惜时间的每一秒了。”

  在妹妹住院期间,郝为丽几乎24小时陪护。除了照顾妹妹的饮食起居,她还坚持在网上经营网店,每天夜里等妹妹睡去,她才能腾出空来给远在数百公里外的儿子通个电话。

  看着姐姐终日为自己奔劳,郝晓利哽咽着说,“我姐为了给我筹集治疗费用,除了正常上班,还经营着一家网店,每月收入几千块钱。但是,我住院后一天就要两千多元的药费,她撑得太辛苦了,却从不向我说。”

  姐姐还经营着一家网店。

  郝为丽何尝不知道妹妹的心情?她曾给郝晓利发过这样一条微信:“不管你成什么样,家里人没有人嫌弃你。记住姐的话:你活一天,姐就养你一天。你是为我活着!好好活着,我一直养着你。”

  这次郝晓利病情加重,离婚后离去多年的母亲闻讯赶来了,拿来了打工攒下的4500多元,给患病的女儿交了医药费。

  做腹部彩超,做核磁共振,做脑CT……现在,郝晓利每天的检查不断。

  “目前是要保住妹妹的右肾。这次住院,估计得一两个月,费用大概要10万元以上了。”郝为丽说,“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但我知道我必须撑着……”

  病床上的郝晓利则说,希望这次能挺过来,有机会报答姐姐,希望用自己的后半辈子为姐姐做些事情。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