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生活频道> > 正文

二类疫苗,切勿二等视之

2018-05-21 18:33 来源:光明网 
2018-05-21 18:33:00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孙宗鹤

  作为一名儿科医生,北京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钱素云至今仍对过去几年的几次流感大流行记忆深刻。“2009年甲流流行时,北京儿童医院人满为患。2017年流感爆发时,最高的一天门诊量超过1.4万,有时候看病看到凌晨3点。”

  如果这些孩子打了流感疫苗,医院是否还会这么拥挤?医生是否还会这么累?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我国的流感疫苗接种率太低。”在日前由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主办举办的预防接种宣传普及公益项目启动会上,钱素云遗憾地说。

  让人遗憾的不仅是流感疫苗。尽管疫苗的医疗价值已被普遍证实,但仍有不少人对疫苗存在误解和疑问,尤其是没有纳入国家计划免疫规划的二类疫苗。

  “我国疫苗分为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一类疫苗接种率较高,二类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问题大多出在对疫苗的认知误区上。”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保健科副主任医师郑东旖告诉记者。

  宁愿打抗生素也不愿打疫苗

  流感是儿童最常见的疾病之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每3名儿童中就有1名感染流感病毒。“预防流感最好的方法是接种流感疫苗。”钱素云说,流感疫苗每年都需要接种,但在我国普及率很低。原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我国流感疫苗接种率仅为2%。

  流感病毒具有“抗原漂移”变异的特性,每年都会发生变化。即使感染过流感的人,也可能再次感染新的病毒引起的流感。世界卫生组织在世界各国建立流感监测中心,每年汇总全球各地流感病毒毒株的流行情况,然后分析下一年各地区可能流行的病毒类型并做出预判,各地以此为依据生产流感疫苗。因而,流感疫苗需要每年都进行接种。

  “新的病毒亚型出现,当年接种的疫苗不一定能覆盖所有流行的病毒亚型。”钱素云认为,这是导致流感疫苗普及率不高的原因之一。但疫苗仍是防控流感的主要措施之一,即使不能完全覆盖当年新出现的病毒亚型,还是应该尽量接种,因为感染率会降低很多,而且就算感染病毒,症状也会轻很多。

  不过,长期从事基层保健工作的郑东旖发现,流感疫苗普及率低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家长更容易接受抗生素,而不是疫苗,尤其是自费疫苗”。

  流感疫苗在我国属于二类疫苗,公众自愿和自费接种,在少数地方由政府提供免费接种。但即使免费,接种率也很低。“北京市的中小学生在每年流感季节都可以免费接种流感疫苗,但很多家长不愿意打。”郑东旖说。

  疫苗是一种长期的健康保护,其效果需要长时间才能看到。相对而言,抗生素可以更加快速见效。因此,抗生素的滥用现象和流感疫苗的低接种率形成鲜明对比。“老百姓接受抗生素容易,接受疫苗,特别是自费疫苗相对困难一些。”郑东旖坦言。

  二类疫苗的安全有效性遭到误解

  流感疫苗遭到的误解和低接种率并非孤例。事实上,许多二类疫苗都面临这样的窘境。

  我国《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将疫苗分为两类,一类疫苗由政府免费提供,二类疫苗由公众自费且自愿接种。1978年,我国开始实施计划免疫,目前提供14种国家免疫规划疫苗预防15种疾病,它们都属于一类疫苗,如乙肝疫苗、麻疹疫苗、乙脑疫苗等。二类疫苗包括流感疫苗、肺炎疫苗、水痘疫苗、狂犬病疫苗以及最近刚批准上市的九价HPV疫苗等。

  此后40年来,计划免疫极大提升了我国儿童健康水平,消灭了天花、脊髓灰质炎,乙肝、麻疹、流脑、乙脑等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大幅度下降。但一些二类疫苗可以预防的疾病,由于接种率低,导致感染率仍然居高不下。比如肺炎、流感、手足口病等。“我国5岁以下儿童肺炎链球菌的感染率全球第二,这与我国孩子注射肺炎疫苗少有很大关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处呼吸道传染病室主任冯录召说。

  相比一类疫苗,二类疫苗的接种率太低。早在2012年,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适龄儿童国家免疫规划疫苗报告接种率达90%以上。二类疫苗目前没有类似的整体统计数据,但从一些有据可查的个案中可以看到,接种率并不乐观。比如,除了上文提及的流感疫苗接种率只有2%外,国家卫健委最近表示,用以预防手足口病的EV71疫苗在一些地方接种率只有10%,高的地方也只有50%。

  二类疫苗接种率为何比一类疫苗低这么多?没有纳入国家计划免疫、需要自费是原因之一。“但问题大多出现在对疫苗的认知误区上。”郑东旖指出,很多人不了解一类疫苗(免费疫苗)和二类疫苗(自费疫苗)是如何划分的,以为一类疫苗比二类疫苗更有效、更安全。

  北京儿童医院微生物研究室主任姚开虎指出,无论一类疫苗(免费疫苗)还是二类疫苗(自费疫苗),都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有效的标准,其分类主要是由国家和各地方的疾病危害程度、经济实力决定的。二类疫苗是一类疫苗的补充,随着经济实力的加强,将来有可能变为一类疫苗,免费向公众提供。一些有条件的城市已率先将部分二类疫苗转为一类疫苗。例如,水痘疫苗和流感疫苗在北京属于免费疫苗,在其他一些省市仍要自费。还有一些进口疫苗在我国属于二类疫苗,但在其他国家属于政府免费提供,其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是经过验证的。

  事实上,有的二类疫苗预防的疾病,危害更大。例如HPV疫苗,虽然是二类疫苗,但它是全球首个可以预防癌症的疫苗,而且研究证实,九价HPV疫苗可预防92.1%的宫颈癌。

  专家强调,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只是按免费与否的划分,并非是以疫苗的接种效果或安全性来区分。所有疫苗在获得注册前都需经过严格的动物实验和临床研究,在上市使用前都要实施严格的批签发制度。所以在安全性上,二类疫苗与一类疫苗没有区别,不能二等视之。

  警惕“疫苗犹豫”带来疾病“复燃”

  二类疫苗遭受的误解和忽视,与公众对整个疫苗的认识也有关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多次表示,从近几年发生的疫苗事件来看,疫苗信息传播存在不科学、片面甚至误导的情况,造成舆论恐慌,让很多本该接种疫苗的儿童错过了接种疫苗的最佳时间,为相关疾病感染留下隐患。

  比如,2013年发生的康泰乙肝疫苗事件,“17例新生儿接种疫苗后死亡”被广为传播,引起恐慌,后经调查证实,这17例死亡病例与疫苗无关。2016年山东发生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假疫苗”舆论甚嚣尘土,后经调查证实,涉案疫苗并非“假疫苗”,都是正规企业生产的合格产品,只是属于非法经营。尽管这些事件的真相很快得以廓清,但公众对疫苗安全的恐慌并不能很快消除。

  事实上,对疫苗的恐慌、怀疑甚至拒绝接种疫苗的现象,在全球很多地方都发生过。2003年,尼日利亚家长曾因为对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不信任,爆发了持续一年的联合抵制疫苗运动,最终导致原本在该国几乎成功消灭的小儿麻痹症大面积“复燃”,并传播到其他19个无小儿麻痹症流行的国家。另外,日本、英国等国家也曾发生过因疫苗不实信息散播导致抵制接种的情况,造成免疫空白,引起本可控制的传染病的爆发。

  世界卫生组织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疫苗犹豫”,并因此于2012年成立了一个名为“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疫苗犹豫工作组”的组织:“近年来开始有更多的人不信任疫苗。我们看到人们对是否接种越来越犹豫,其中一些人还变成了完全拒绝疫苗的人”,“建立这个新工作组是因为专家组意识到,有大量人口不反对疫苗,但需要更多信任和支持才能决定为自己或孩子接种”。2015年,世卫组织还发文指出,由误导信息等因素造成的“疫苗犹豫”,每年使全球估计约150万名儿童因患上完全可通过接种疫苗来预防的疾病而死亡。

  “我国的计划免疫工作一直做得非常好,基本上没有出现特别严重的疾病反弹现象。但近几年发生的几次疫苗事件,导致一些地方有很多民众不敢打疫苗,可能有一些接种率下滑。”郑东旑说。姚开虎也认为,过去一些疫苗事件并非疫苗质量问题,但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往往夹杂了一些与疫苗无关或主观推断的错误信息,致使公众对疫苗的认识出现偏差。

  作为一种药品,疫苗也具有药品的根本属性:既有疗效,也有不良反应。有少数接种者会发生不良反应,如红肿、疼痛、硬结等局部反应,或有发热、乏力等全身反应,通常可自愈或仅需一般处理。“但疫苗仍然是预防、控制甚至消灭感染性疾病最经济、安全、有效的手段。我们应该正确认识预防接种知识,让儿童健康成长。”郑东旖呼吁。(光明融媒记者陈海波)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