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40℃高温八旬老人把自己绑在摩托上,背后的原因让人泪目……

40℃高温八旬老人把自己绑在摩托上,背后的原因让人泪目……

2018-08-02 09:43来源: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

  原标题:《40℃高温绑在摩托车上的八旬老人,两个残疾孩子在等他》

  导读

  邓林明,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却感动了无数人。从2015年3月开始,他每天步行1公里路,义务到茨竹镇新泉村2组的吴长生家庭中做家教,帮助教育两个患有严重肢体和智力的障碍孩子,把两个特殊的孩子领进了知识的殿堂。

  邓林明住的老房子没有电梯,他一手拄三角凳一手扶栏杆,腰身佝偻,从10楼慢慢下楼。

  老房子没有电梯,每层楼17步阶梯,80岁的邓林明住10楼。他一手拄三角凳一手扶栏杆,腰身佝偻,身子弯到视线只能看见楼梯,下楼要20分钟,上楼要30多分钟。

  这是他的远征,他要去渝北茨竹镇新泉村2组,去给村民吴长生家两个智力和肢体都残疾的孩子上课。四年了,他每个月去一两次,每次呆上三五天,最长要超过一周。

  80岁的邓林明。

  路上

  邓林明也是个残疾人,4级肢残,腰无法伸直,走路必须拄拐,不拄拐时像个躹躬的人。以前有1.65米,现在缩成1.35米。

  7月的重庆,空气都能烫伤人。7月28日早上6点半,邓林明就出发了。从南岸罗家坝走,他要先坐公交车到南坪枢纽站,再换乘公交车去江北的红旗河沟汽车站,汽车站有远途公交到渝北两路,坐到两路再换乘郊区公交到渝北兴隆镇。这一段公交老人免费,不堵车,也要4个多小时,“直达车快一些,多花10多元车费。”对老人来说,钱是比辛苦更具体的问题。

  兴隆到茨竹要坐小巴,4块钱,这一段没有免费公交。到了茨竹镇就快了,再去新泉村,剩下5公里,要坐农村小巴,小巴要看运气,“赶场呢就是车等人,不赶场人等车”,已经是中午12点43分,人是等不到车了。

  去车站的路上,邓林明拄拐慢慢前行。

  车上的邓林明闭眼休息,也想着当天的课程。

  走在渝北茨竹镇的街上,想到离孩子的家越来越近,邓林明加快了步伐。

  

  大家急,他不急:“心莫躁,太阳再大,我看到的都是飞雪。”昨晚他在厨房找到4颗苦藠,放菜板用刀拍碎,就着凉水吞服,他说这能防中暑。他有心脏病,身上备了药,他说不舒服就随时摸两颗出来吃。

  办法也有,等不到车,他会找茨竹镇上揽活的摩托,或者打个电话喊个熟人的摩托,15块,搭他去吴家。熟到有了人情,晓得他去走教,有的也不收钱。摸摸索索爬上摩托后座,他手在抖, 车主拿一条捆货物的绳子,一头缠在邓林明腰上,一头捆在自己身上,遇到路上有坑,人在摩托上腾起来,坐的人看的人脚板心都抓紧了。

  为了去孩子家,邓林明喊来摩托,车主拿一条捆货物的绳子,一头缠在邓林明腰上,一头捆在自己身上。

  邓林明还要抓紧他的背包,手里的袋子,里面有他给吴家兄妹带的修改的作业,书,文具,有他自己的毛巾牙刷,还有8颗糖,有时候是一袋芝麻糊,或者两个苹果。 8颗糖,也是老先生的礼数,从不空手。

  兄妹俩守候在窗旁,等候邓林明的到来。

  兄妹俩

  前一天通过电话,知道邓老师今天要来,兄妹俩上午就守在公路边等。10点钟就打电话问邓老师好久到。太阳暴晒,地面不能久看,太亮,太白,眼睛像雪盲。

  56岁的父亲吴长生看起来像65岁,矮小,黢黑,胡子凌乱地扎在脸上。见到有人来,他也不吭声,沉默地端来塑料凳子,在院坝里放一圈,自己站到角落里。 38岁的妻子三级肢残,无法站立,无法行走,骑在一根约30厘米高的长凳上,踢踢踏踏地挪动,说话含混不清。 儿子吴文见16岁,二级智力残疾,肢体残疾,女儿13岁,三级智力残疾,肢体残疾。跟妈妈一样,他们行走在一根板凳上。

  吴长生的妻子、儿子和女儿因为残疾不能正常行走,只能坐在一条板凳四处走动。邓林明的到来,让他们格外高兴。

  

  农村午后,安静得可以听风,母子三人出来接邓老师,哐当哐当拖动板凳的声音,传到20多米外的公路上,像惊雷,撞到人心上。

  4年前,祖辈都在新泉村的邓林明跟老伴还住在老家这边。邻村卫生室紧挨着华蓥山小学,门前一小片空地,吴文见仰头望着教室的一排窗口,一年级的孩子们正在朗读课文。邓林明给老伴拿药,一眼看到了听墙根的吴文见。

  邓林明在院坝的墙上挂上小黑板,给残疾兄妹上数学课。

  孩子的眼神他看得明白,他去了吴家,跟吴长生说,要送孩子们去读书。邓林明两头跑,学校同意接收,出于安全考虑,需要吴长生每天送兄妹俩来校,陪读,等到放学接回去。

  吴长生有一小片苞谷地,另一片地种了点蔬菜,他说:“地里活路都不说了,送他们去读书,陪一天,屋里还有个人(指妻子)要照管,她也要吃饭,我啷个管得过来?”他说残疾和低保补贴是有,“一千多块吧,但全家就我一个好手好脚的劳动力”。 要整天整天陪,他耗不起时间。

  邓林明说,那就我来教吧。他年轻时当过老师,除了英语,小学最基础的语文数学还能对付。他给兄妹买了教材,本子,文具,从认字和数数开始。

  认字是一笔一划写给兄妹看,两个娃娃口齿含糊,发不出准确的声音,但是能听得懂,领会意思。算数怎么教?邓林明抓一把苞谷籽,数三颗,就是3,再数三颗,加起来,跟娃娃说,这就是6。

  邓林明用玉米粒给残疾孩子们讲解数学的加减乘除法。

  

  教了四年,哥哥吴文见能认识一些字,会加减法,能背诵《咏鹅》,但一般人听不懂,可以模糊辨认声音,字写得不错,跟健全的四年级小孩一样。

  邻居李明秀住在百米外的路边,老人经常拄着拐杖转上来看看兄妹,她说每次来,两个孩子都在窗前坐着写字,课桌和板凳都是学校送来的,兄妹最喜欢坐在这里。

  老伴去世后,邓林明住到了南岸区罗家坝大儿子家,只能每个月来一两次走教。每次来,白天讲课,晚上跟吴文见住,一老一小,躺在竹板床上,一个讲故事,一个听故事,山村夜黑,屋里没灯却有光。

  为了能让孩子们学到更多知识,邓林明为他们购买了字典、成语词典和小学生手册。

  

  沉默的表达

  智力残疾的孩子,也有情感表达。邓老师要来教课,他有时会买方便面,饼干,喊邓老师吃。吴丹丹不及哥哥, 她的方式是拍一下老师,笑,或者抱一堆作业本,自己写的,抱到老师手上,又笑。

  邓林明如果要在吴家住上一周,他会给吴长生一点钱,一次给一百。邓林明没有退休工资,经济也很拮据。到了吃饭的时间,他有时候带孩子们,去就近的地里摘一点南瓜尖,或者一根黄瓜。地是其他村民的地,大多数人都慷慨,也有不愿意的,邓林明说:“你相信我,我摘的南瓜尖,保证不得耽误长南瓜,就跟修枝一样。”

  在邓林明的帮助下,从来没有进过一天课堂的兄妹俩,慢慢地学会了写字和算数。

  

  看见孩子们的进步,邓林明显得格外开心。

  孩子们信任邓林明,心里想说的话,吴文见悄悄地单独写在一个本子上:邓老师,我们又去取点钱,这回别给爸爸说。他要买一个智能手机,用妈妈残疾人补贴的钱,怕爸爸不同意。亲戚带着他,去茨竹镇办的,这一趟,对他来说,也是远征。

  邓老师没来的时候,吴文见常常带着妹妹,坐着残联送给他们的轮椅,去小学外面听课。这条路是硬化路面,但是有坡,上坡费劲,来回要一个多小时。卫生室的人说,兄妹有时候一周来两三次,最长间隔也就一周。空地有一个台阶,上不来,看到的人都会帮一把。

  两个孩子甚至无法发出最简单的“妈妈”的标准发音,无法与人交流,两人独自来去,默默听墙内的朗读,沉默得像两块小石头。

  记者问吴文见,跟爸爸讲过想读书吗?他摇头。跟邓老师讲过吗?他点头。

  孩子们的妈妈坐在板凳上听,歪着头,偶尔笑一下。她喜欢洗衣服,强迫性地洗,每天洗几次,每次都抓很大一把洗衣粉。我们一转身,她又换了一身衣服。

  女儿吴丹丹的头发都已经长到蒙奇奇那么长,杂草一样支棱在头上,衣服裤子脏得要盖住本来的颜色,也没有换。问母亲,她简单的几个音节说,她(指女儿),不脱下来。

  在孩子家留宿时,邓林明在床上教孩子读课文。

  

  以后

  以后怎么办?记者问吴长生,他嗫嚅着。

  “就是不晓得啊。希望有个工作嘛。”

  “要有一点基础的文化知识,才可能有工作吧?”

  “是啊,他各人学嘛。”

  “邓老师80岁了,慢慢也走不动了,可能还是需要去学校学习。”

  “我确实没得时间去陪……”

  事情又回到原地。邓林明和其他人还在想办法。

  渝北区华蓥山小学知道了兄妹的情况,副校长潘名进说,这对兄妹有学籍,属该校适龄特殊学生。上学期开学起,校方把40多名教师纳入送教队伍,即采取每两周间隙一次的送教。每次送教,学校轮番派出至少2名教师来残疾兄妹家中,上语文、数学、音乐等适合三年级学生的课程。

  为什么教三年级课程?潘名进说,邓林明到这对残疾兄妹家走教近4年,传授的知识经校方考核后发现,孩子对识字及200以内加减法的熟练掌握程度,已达到3年级学生水平。将来如经测试已达到小学六年级学习水平,将为他们发放小学毕业证书。

  渝北区茨竹镇政府民政办主任颜斌告诉记者,这对兄妹获得小学毕业证后,民政办会征求他们意见,以助力其今后人生发展。

  她介绍了民政办助力这对兄妹的三种预案。

  一是小学毕业后,如果有接下来读中学的欲望,镇政府会替他们衔接特殊教育学校;

  二是,兄妹如果愿融入社会自食其力谋生,镇政府目前有从事残疾人技术培训的工作人员,将给他们进行定向培训;

  第三种,如果这对兄妹已有有意向的谋生岗位,但与镇里提供的相关培训不吻合,镇民政办将给他们牵线搭桥,助他们学习心仪的劳动技能并为他们创造就业机会。

  邓林明离开的时候,兄妹俩骑着凳子给他送行。

  蝴蝶飞

  邓林明每次来给吴家兄妹上课,都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他要去看看老伴,老伴长眠的地方,在临河对面的坡上。

  他说这辈子最念到心里深处的,就是他老伴。

  早年他去城里打工,也教书,先后给10多个邻居家的孩子课外辅导,规矩是“给钱就不教了”。老伴都支持,他有文化,知书达理,“她就喜欢我这点。”

  老伴去世后,他住到大儿子家,两代人,租来的两间小屋加一间厕所,面积顶多20平米。他说,儿子搞搬运,早出晚归,很忙。他一个人,白天就翻字典看,或者把兄妹俩的作业拿出来看。

  回一次新泉村,就像回一次家。

  去老伴的墓地,田间小路,常人的脚程要走15分钟,邓林明走走歇歇,要40分钟。下午的毒太阳刺下来,地上的树叶干得没有一丝水分,踩上去,脆生生变成了渣。

  熟人碰到问他,他说去看老伴睡醒没得。

  穿过干涸的田,亲戚家的院坝,再穿过比人高的蒿草,全身沾满蒲公英一样的绒毛,老伴的墓地,背山面河。邓林明说:“你走了480天。你说好金婚以后,两个人一起走,结果你不讲诚信……”

  不远处是新开发的景区蝴蝶谷,邓林明指着那边讲,春天的时候蝴蝶最多,绕着墓碑飞,停在人头上,肩上,他站着不动,看它们飞,“这里是个好地方。”

  邓林明每次来给吴家兄妹上完课,都要去看看去世的老伴。

[责编:宫辞]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时代楷模]第七六〇研究所抗灾抢险英雄群体

  • 青岛对外开放发展纪实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太原市晋源区赤桥村,收割机在稻田里作业(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金秋时节,农民们忙着收获成熟的农作物,喜迎丰收。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高增乡占里村晾满稻谷的禾晾架与侗寨房屋相映成景(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
2018-10-18 08:52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省级标准化粮食生产基地——太阳镇太阳米种植基地内,500多亩生态水稻收割正式拉开序幕。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10月17日,种植户抓住几只放养在生态稻田里的鸭子。
2018-10-18 08:52
10月17日,恭城县嘉会镇豸游村的农民在晾晒柿饼。金秋时节,广西桂林恭城瑶族自治县的月柿种植户迎来丰收季,果农利用晴好天气将收获的月柿削皮后晾晒,到处是一片金色的农家丰收晒秋图。
2018-10-18 08:50
10月17日,中国向日本提供的两只朱鹮“楼楼”和“关关”抵达日本千叶县成田机场。一对来自中国陕西的朱鹮17日下午乘飞机抵达日本千叶县成田国际机场,随后运至新潟县佐渡机场,并于当晚送达佐渡朱鹮保护中心。
2018-10-18 08:49
10月17日,收割机在太仓市双凤镇收获早稻(无人机拍摄)。该市大面积水稻收割工作预计月底全面铺开。该市大面积水稻收割工作预计月底全面铺开。该市大面积水稻收割工作预计月底全面铺开。该市大面积水稻收割工作预计月底全面铺开。
2018-10-18 08:48
希腊总理办公室17日宣布,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当天批准了外长科恰斯的辞职请求。图为2018年9月7日在希腊雅典拍摄的希腊外长科恰斯资料照片。图为2018年7月5日在希腊雅典拍摄的希腊外长科恰斯资料照片。
2018-10-18 08:47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参加2017-2018年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各队帆船在青岛整装待发(3月23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停泊在青岛邮轮母港的“宝瓶星号”邮轮(6月17日无人机拍摄)。
2018-10-18 08:47
10月17日,村民与宾客在龙峰民族村参加“长桌宴”(无人机拍摄)。当日,在浙江省桐庐县莪山畲族乡龙峰民族村,一百桌宴席沿道路摆成一字长蛇阵,四方宾客和当地村民一起品尝着具有畲族特色的菜肴,场面颇为壮观。
2018-10-18 08:46
10月17日,体育部长罗克萨娜·默勒奇内亚努来到法国巴黎爱丽舍宫准备出席内阁会议。法国总统府16日宣布,法国政府当日完成重组,备受关注的内政部长确定人选,文化部长、农业部长等内阁成员也有所调整,但经济部长、外交部长、国防部长等重要内阁成员维持不变。
2018-10-18 08:45
10月17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出席欧盟秋季峰会。2018年欧盟秋季峰会于17日和18日在布鲁塞尔召开,英国脱欧、欧盟改革和移民问题将是峰会讨论重点。
2018-10-18 08:42
10月16日,房蕾(前排右二)凭借作品《苗绘》摘得大奖赛金奖。当日,“丝绸小镇杯”第十届中国休闲装设计精英大奖赛结果在浙江湖州揭晓。当日,“丝绸小镇杯”第十届中国休闲装设计精英大奖赛结果在浙江湖州揭晓。
2018-10-17 08:5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