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高温下的铁路上水工

高温下的铁路上水工

2018-08-10 09:35来源:经济日报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李治国摄

  旅客乘坐火车旅行,需要在火车上洗漱、就餐、用水。当您坐在清凉洁净的列车上,惬意地品着香茗,欣赏着沿途夏日风光时,是否看到列车上水工们付出的辛苦。

  陈继春:在“蒸笼”里忙碌

  陈继春是华铁旅服公司的一名上水工。7月19日11时许,烈日下的上海虹桥站,16号站台外的钢轨发着白光,车站上,一群上水工在线路轨道间穿梭往来为列车上水,形成夏日铁路车站忙碌的图景。

  在17号站台北端,记者见到了陈继春和他的工友刘忠明、韩大春。他们身着长袖橙色工作服,戴着橙色工作帽,衣服背部已经湿透,边沿结了一层淡淡的白色盐渍,帽檐周围的发梢上挂着晶莹的汗珠。

  3人排列整齐,快速走向18号站台为高铁动车组加水。“我们要给18号站台上的G1956次列车上水,这趟车11点59分开车。”陈继春边走边说。待列车停稳后,他们迅速地忙碌起来,一人插管、一人拔管、一人做防护,并检查摄像。

  “每个上水器有两根水管,分别负责两节车厢,每根水管都要从上水器里拖出来跑10多米。”陈继春带着棉手套,顶着高铁车厢空调排出的热风,拖起水管一路小跑,插管、开水阀,操作动作熟练,一气呵成。

  “夏天,高铁上的水耗大,我们的动作慢了就会影响后面车厢上水,为了赶时间,已习惯了小跑。”热风吹得陈继春的衣服抖动着,他抬起手臂揩去脸上的汗珠说:“不管天气多热,我们都要穿着长袖衣服,戴着防护手套,防止在拖管、插管过程中划伤皮肤。”

  不到10分钟,陈继春已给16节车厢全都插上水管,工友刘忠明在后面关闭上满水的水管阀门,安全拔下管子收进上水器里。

  上海虹桥站是全国最繁忙的高铁站之一,每天固定加水的高铁动车组有264趟,一趟高铁动车组停留的时间是20多分钟。陈继春和他的工友们冒着酷暑,在巨大的“蒸笼”里忙碌,为的就是确保每一列高铁动车在短暂时间内能“喝饱水”。

  11点45分,相邻轨道上又驶进一列高铁动车组。这时轨道里2列列车空调同时对外排放热风,人夹在其中就像个“汉堡包”,热得喘不过气来。面对高温和热风,他们3人又配合默契地上水作业:插管、开水阀、关水阀、拔管、摄像检查,整个过程井然有序。

  12点10分,他们结束2列车上水作业,离下一列作业有10分钟左右的间隙。陈继春来到站台中部的休息室大口喝着盐汽水。

  “陈继春从早上6点上班到下午6点下班,一天要加水的高铁动车组有26趟,加水车厢有416节,行走路程有30多公里。”上水班组长曾祥俊说,11点以后他们是连轴转上水,没有时间吃饭,需在10点半以前吃午饭,到晚上6点下班后才能吃晚饭。

  周玉怀:烈日下的送水“龙王”

  南京是被称为“火炉”的城市。南京站是个南北枢纽大站,上水工一天要为148趟列车、2500多节车厢加水。

  周玉怀是南京站加水组的一员,工友们称他为送水“龙王”。今年9月份,周玉怀就要退休了,原本暑运可以在家调休的他,却选择和同伴们一起坚守在炙热的铁道上。

  给列车加水是辛苦的体力活。“走路石头扎,四季湿鞋袜,夏季热浪蒸,冬季寒风刮。”这是一首形容列车上水工的打油诗,也是上水工们工作环境的真实写照。夏天室外温度达到40℃左右时,股道里的温度超过50℃,站在其中让人透不过气。乐观的周师傅笑着说:“免费出汗排毒,我的身体健康……”

  中午12点26分,周师傅和工友们已在高温中连续工作5个多小时。在一次次拿起、插入、拧上、放下重复的动作之后,周师傅全身的汗水如同浇灌过一样。列车停车时间只有短短6分钟至8分钟左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一列车注满水,他们要拖着十几米长的橡胶管不停地来回奔走。

  “这样可以去除汗味,晾在外面一个小时就干了。”下午1点半,忙碌了一上午的周师傅才回到休息室,把上午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换下来洗了。随后,他喝上几口水,打开爱人准备的午餐盒快速扒拉起来。

  “现在条件好多了,1994年刚到加水组连休息室都没有,到了1995年有了电扇,2000年之后又配了空调、冷饮机,非常满足了。老婆知道我工作辛苦,每天都为我把饭准备好。刚结婚的那几年,老婆不理解,不知道铁路职工里还有这样一个工种,后来时间长了慢慢地也理解了。”周师傅边吃饭边说。

  24年的加水生涯,周玉怀服务的列车已经超过100万辆。

  刘海刚:铁道线上“洗桑拿”

  进入7月份,江苏徐州,同样高温“烧烤”。

  刘海刚是徐州站上水部一名普通的上水员。7月19日上午,徐州室外温度达36℃,他和工友们已经连续接了5趟车,汗水早已透湿了工作服。

  中午11点,刘海刚回到休息室,没过10分钟,K15次列车进站了。他拿好上水工具、对讲机,戴好帽子和工友们一起走出休息室,进入股道间,站在安全的位置接车上水,脸上的汗水擦不完。

  列车进站停稳后,刘海刚迅速拿出水管、插管、开阀,争分夺秒地为列车加水。“辛苦是辛苦,但为了保障旅客出行用水,还是很值得的。”他话语中透着质朴。

  徐州站客运车间上水部担负着京沪、陇海两大干线途经徐州站的列车补水工作,日均上水170余列2600余节车厢,每节车厢长26.5米,上水员每人平均要负责四五节车厢,他们一个班要上十二三个小时,来回不停地拿着水龙头为停靠的列车加水、补水,每天需来回跑上百趟。尤其是像现在这种高温天气,车上的用水量大,他们更是没有休息的时间。

  有人曾经测算过,按照平均每个上水工每班接车25趟列车计算,一个夜班职工要走上35000多米,将近36公里,重复上水动作上千遍,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进入暑运以后,华东持续多日高温“烧烤”,铁道线如同洗桑拿。上水工们在火车与轨道之间狭小的空间内,穿梭往来为过往的列车加满水,服务南来北往的旅客。“列车上的水是我们上水工辛辛苦苦加上去的,没有我们流汗列车就会断水。”上水工们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着自豪。

  李治国

[责编:袁晴]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北京世园会园区建设基本成形

  • 雅鲁藏布江堰塞湖抢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0月18日,抢险救灾人员在群众转移安置点内搭建帐篷。10月17日,雅鲁藏布江西藏米林县派镇加拉村附近突发山体滑坡,堵塞河道。10月17日,雅鲁藏布江西藏米林县派镇加拉村附近突发山体滑坡,堵塞河道。
2018-10-19 08:27
从空中俯瞰雪后的乌鲁木齐西大桥(10月18日无人机拍摄)。10月18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2018-10-19 08:26
由中国和冰岛共同筹建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18日正式运行。这是10月18日在冰岛北部凯尔赫拍摄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新华社发(李斌 摄)  这是10月18日在冰岛北部凯尔赫拍摄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
2018-10-19 08:26
本届展览和评奖活动共收到全国338家出版单位以及部分高校艺术院系师生的书籍设计作品3108种,分社科、科技、艺术、教育等10类。本届展览和评奖活动共收到全国338家出版单位以及部分高校艺术院系师生的书籍设计作品3108种,分社科、科技、艺术、教育等10类。
2018-10-19 08:25
10月18日在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拍摄的马来大狐蝠。马来大狐蝠体长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两米,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等地。马来大狐蝠体长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两米,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等地。
2018-10-19 08:24
10月18日,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暴雨造成道路积水。突尼斯内政部18日发布声明说,突尼斯全国大部分地区17日晚出现强降雨,截至目前,共有5人在暴雨引发的各种事故中死亡,另有2人失踪。
2018-10-19 08:23
游客在喀什古城美食广场内观看节目(10月14日摄)。金秋时节,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广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这座夜市集美食与歌舞表演于一体,深受游客青睐。金秋时节,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广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2018-10-19 08:23
据北京世园局介绍,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简称北京世园会)园区工程已全面进入冲刺收官阶段,园区建设基本成形。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10月18日拍摄的建设中的北京世园会永宁阁(无人机拍摄)。
2018-10-19 08:23
林辉,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福建省第五批省级非遗传承人、林氏铜铸胎掐丝珐琅第五代传承人。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10月18日,林辉在一件作品上完成点蓝工艺。 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10月18日,林辉烧制一件铜铸胎掐丝珐琅作品的金边。
2018-10-19 08:22
在太原市晋源区赤桥村,收割机在稻田里作业(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金秋时节,农民们忙着收获成熟的农作物,喜迎丰收。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高增乡占里村晾满稻谷的禾晾架与侗寨房屋相映成景(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
2018-10-18 08:52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省级标准化粮食生产基地——太阳镇太阳米种植基地内,500多亩生态水稻收割正式拉开序幕。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10月17日,种植户抓住几只放养在生态稻田里的鸭子。
2018-10-18 08:5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