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很多问题网上能搜到答案,为什么我们还是喜欢问人

很多问题网上能搜到答案,为什么我们还是喜欢问人

2018-10-10 09:05来源:中国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很多问题网上能搜到答案,为什么我们还是喜欢问人

  在生活中,我们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经历,明明一个问题可以在网上搜到答案,但还是随口问了别人。当然,有时候也会遭遇别人问自己一些很容易在网上找到答案的问题,尤其是在微信群、QQ群,不时会有一些“求助”“在线等”,其实等的那个工夫,自己通过搜索可能就已经解决问题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些人脱口而出:懒!确实,懒可能是部分人喜欢随便问问题的原因。但是,为什么会“懒”呢?除了这个人本身很懒,还有什么原因呢?

  要回答上述疑问,首先要分析问的问题是什么。标题中所谓的“很多问题”,显然不都是一类,这涉及问题的分类,问问题是为了获得某种知识,所以本质上这也是知识的分类。

  我们先来看以下几种常见情境中的问题:

  A:从光谷(某地)到机场(某地)怎么走方便呀?

  B:为什么最近《延禧攻略》那么火?

  C:我孩子每天玩抖音时间太久,怎么办?

  很明显,这些不是一类问题,简单来说,这3个问题分别涉及的是“是什么”型知识、“为什么”型知识、“怎么办”型知识。

  “是什么”相对简单,答案较为单一,比如中国的首都是什么?“为什么”有点复杂,答案也可能是多样的,比如为什么中美要打贸易战?“怎么办”则可能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人有不同解决办法。

  总体来讲,这三类问题中的第一类问题,在网上很容易找到确切答案,后两类问题则可能众说纷纭。如果一个人经常问别人的是第一类问题,别人可能会觉得你很懒,很烦,你不会百度啊!

  除了这三类知识,是不是就没有其他知识了呢?当然不。我们生活中的很多知识其实是偏感性或者偏知觉的(这个不算严格意义上的知识,但很多问题会涉及,我们姑且把这个也归结为知识)。可以在前面三类问题之前,都加三个字“你觉得”。比如,经常有人问:你觉得武汉热不热啊?你觉得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当有人问这类问题的时候,与其说在寻找答案,不如说在寻找各自对不同问题的理解和看法。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去百度了不够,又去知乎,知乎了不够,又去果壳的原因之一。他想要的是采各家之长,获得一种综合判断。

  网络时代,我们经常有这样一种感慨,就是自己的记忆力“每况愈下”。这与互联网在我们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不无关系,它给了我们不去记忆的理由——有什么问题直接搜就完了。这说的就是“交互记忆(transactive memory)”。

  交互记忆,并非一个网络时代的新词,这个现象古已有之。比如,在一个传统中国家庭里,妻子经常充当丈夫“记忆银行”的角色。丈夫经常问妻子:我的袜子在哪里,我的领带在哪里,等等。丈夫可以自己去找呀,也可以自己记住这些东西的位置呀,但他就是不愿意,因为这些信息可以随时从妻子那里提取,何必再花能量去记。这个“妻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度娘”。

  交互记忆的概念,最早由丹尼尔·韦格纳于1985年提出,意思是当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个体组成的群体,经过长时间一起工作生活之后,他们之间会分享存储的记忆。随着网络的诞生,百度、知乎、果壳等逐渐成为人们交互记忆的载体。所以,我们会越来越依赖互联网去帮我们记东西,根据“用进废退”的原则,记忆力似乎就下降了,至少我们的记忆模式已经与过去大不一样。

  那么,回到本文的问题。为什么有些人不去网上搜,而是去问别人呢?从交互记忆的角度看,可能有两个原因:

  一是,人的交互记忆所依赖的载体最开始都是别人,只是网络让我们多了一个载体。这些经常去问别人问题的人,可能还没有把自己依赖人的这种习惯转移到网络。

  二是,某些人很容易成为别人记忆的依赖,他们往往是某方面的“专家”,比如吃货、驴友、情感专家、学术达人……别人有这方面问题,当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陈武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孙佳涵]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南京:大学校园烛光寄哀思

  • 吴为山:用凝固的时空瞬间建构永恒的精神家园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018-12-13 14:19
黑龙江哈尔滨市的冰雪主题乐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采冰和建设工作近日拉开帷幕。为保证足够的优质冰供给,每天有近千名采冰人和700多辆运冰车参与到采冰工作。
2018-12-13 14:17
当日,为期4天的第六届“冬之韵”黑龙江省大学生雪雕比赛在哈尔滨太阳岛雪博会园区进行至第3天,35支高校队伍的作品尽显冬韵。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  12月12日,选手在雪雕比赛创作中。
2018-12-13 14:17
东莞长安镇南临珠江口,可曾经却是一个吃不上鱼和米的鱼米之乡,为谋生为求变,这个小镇抓住改革开放的时代机遇,把耕地鱼塘建成工厂,更在世界制造业梯度转移中抢抓先机,变迁成长为“手机小镇”,成为中国制造的智能“机”地。新华社记者 李嘉乐摄  广东东莞长安镇一家企业的现代化生产车间(资料照片)。
2018-12-13 14:17
当日,《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阶段性成果在北京首发,这是“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作的最新成果。在首发式上,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向国家图书馆捐赠了《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部分卷册。
2018-12-13 14:16
12月13日,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举行的悼念活动上,小学生代表在诵读公祭文。
2018-12-13 14:04
当日是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2018-12-13 14:03
今年52岁的何泽华家住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是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皖南皮影戏”传承人。2010年,为了传承保护皮影戏,何泽华在宣城市水东老街创办皖南皮影博物馆,馆内保存着1万多件皮影,免费向公众展示。现在,何泽华定期走进宣城市第十一小学,给小学生讲授皮影表演及制作。
2018-12-13 13:23
12月12日,李家巷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进行环保服装走秀,用塑料袋、纸盒和蔬菜等制作成环保服装,展示环保理念。
2018-12-13 13:22
12月12日,在贵州省丹寨县兴仁镇摆泥村生姜种植基地,合作社管理员在分拣生姜。寒冬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1600多亩生姜迎来丰收,各乡镇合作社的社员们抢抓天气,加紧生姜的采收、去枝、清理、运送、分拣等工作,确保市场供应。
2018-12-13 10:45
辽宁省本溪市收藏爱好者毛伟介绍他收藏的《日支时变日记》(2017年12月9日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
2018-12-13 10:19
12月12日,学生将组成纪念图案的白烛摆放整齐。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学生们点燃白烛,献花默哀,表达哀思。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来自湖南的抗战老兵李湘炳(前)等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祭奠遇难同胞。当日,来自湖南、江苏等地的4名抗战老兵以及志愿者、南京当地大学生代表等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献花、默哀,祭奠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获得年度最佳女运动员奖的中国选手丁宁在颁奖典礼后展示奖杯。
2018-12-13 10:01
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前)走出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当日,曾长期担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迈克尔·科亨在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被判3年监禁。
2018-12-13 10:00
12月12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红海和亚丁湾沿岸国家外长参加会议。据沙特国家电视台报道,合作机制涵盖沙特、埃及、苏丹、也门、约旦、吉布提和索马里。据沙特国家电视台报道,合作机制涵盖沙特、埃及、苏丹、也门、约旦、吉布提和索马里。
2018-12-13 10:00
12月12日,在英国伦敦首相府,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不信任投票中过关后发表讲话。英国首相特雷莎·梅12日晚在保守党对她举行的不信任投票中过关,留任保守党领袖及英国首相。英国首相特雷莎·梅12日晚在保守党对她举行的不信任投票中过关,留任保守党领袖及英国首相。
2018-12-13 09:59
12月12日,在日本东京,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之女常小梅(中)在“南京大屠杀81周年2018年东京证言集会”上讲话。当日,为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并揭露侵华日军残忍罪行,日本有识之士在东京举办南京大屠杀81周年纪念活动,呼吁人们铭记历史、开创和平友好的未来。
2018-12-13 09:5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