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探寻整容失败背后:是非法行医还是消费者自找的?
首页> 生活频道> > 正文

探寻整容失败背后:是非法行医还是消费者自找的?

2019-01-14 09:18来源:法制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法制日报》记者探寻整容失败背后:是非法行医还是消费者自找的?

  法制日报记者 赵丽 韩丹东

  19岁贵阳女孩莎莎(化名)

  1月3日做隆鼻手术时去世事件,

  引发广泛关注。

  一个认为自己鼻子有些“塌”的女孩子,

  却因为一次“微整形手术”,

  导致自己整个人生塌陷了。

  她的家人也注定要在漫长岁月中,

  反复咀嚼痛彻心扉的伤痛。

  近年来,

  整容整形行业呈现井喷式发展,

  但问题也层出不穷。

  针对于此,

  《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走访。

  亟待重视的中途进修和挂证

  隆鼻手术,同样给天津女孩赫珺带来了无尽烦恼。

  2018年9月, 赫珺在天津市蓟州区嘉华帕提欧小区个人家里完成了假体隆鼻加耳软骨的手术,“当时由于朋友的推荐,也是自己无知,在没有任何无菌的操作下客厅完成的,做了将近5个小时的手术”。

  赫珺告诉记者,之后不久,她在蓟州区的韩素美肌皮肤管理美容机构进行微针美容,具体操作是在脸上用针滚动,“当时商家告诉我的原理是刺激皮肤再生和激发细胞组织的二次生长,从而使胶原蛋白再生”。

  “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不良反应,直到12月份,在做完微针后鼻子开始红肿,并且化脓,咨询正规医院后,大夫的建议是把假体取出,因为鼻子属于三角区,不然会出现脑炎或者眼睛失明。”赫珺说。

  此时的赫珺能做的,似乎只有取出假体,别无他法。

  “我是开服装店的,经常来店里的人介绍这名姓孙的整形医生,村里人说她已经干了很多年,而且动手术不需要在专业的美容医院进行,有时甚至在需要动手术的人家里进行手术就行。”赫珺告诉记者,“现在自己也是悔死了,术前没有任何协议,直到出现问题才知道要了解是否有执业资格证什么的,但这些我至今也都没有找到答案”。

  赫珺说,她现在没有渠道去了解,那家美容机构是否有进行微针美容的资质,进行隆鼻的医生在民居中进行隆鼻手术是否违法,“现在关于鼻子出现的责任,任何一方都没有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也为我自己的无知,至今还在饱受疼痛感染的折磨”。

  至于为何在无菌环境做隆鼻手术,赫珺总结的原因是无知,“当时感觉现在微整也常见,都不是很重视执照之类的,都是互相介绍,而且介绍人在这里还有提成。然后就朋友介绍,说那个大夫微整很有经验,一直都干这个。有的是在家里给做,有的甚至去外地的酒店直接都能做,都没事,我就直接做了”。

  对此,中国医师协会维权委员会委员邓利强介绍说,“首先,大家现在看到的任何人、任何时间都在做微整形,这种现象是不对的;第二,卫生监督所也是受行政机关的委托进行查处,但遍地开花之后就很难监管了,再加上取证比较困难,所以到处都有生活美容机构在进行微整形,可以肯定地讲,这是非法行为”。

  根据更美APP发布的《2017年医美黑皮书》,全国正规医美诊所只有9500多家,而黑医美诊所是前者的6倍,约有60000家,它们往往规模小、隐蔽性强,常隐身于生活美容店、住宅区与酒店中。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按照正常流程,一名专业的整形外科医生,在独立执业之前,要经过至少十年的培训。以在北京执业的专科医生韩娟(化名)为例,她在哈尔滨的医学院读了8年书,要再接受两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培训,和一年的科室轮转,才能独立执业,这中间经过了将近十年。除了整形外科的嫡系正规军,还有一部分医美医生是从皮肤科、妇科、口腔科乃至普外科改行而来。

  “有些进修生差不多也是四十多岁。这些半路出家的医生,成了后来医美行业医生的另一主要来源。”韩娟向记者介绍说,还有一种现象亟待警惕——挂证。

  此前,联合丽格医疗美容投资连锁集团董事长李滨曾指出,尽管没有具体数字,但业内人士估计,现在,国内医美执业医生的数量比正规医美机构的数量还要少。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医美机构就会租借医美医生的执照去骗申资质。换句话说,医美机构虽然有合法资质,但其实是一个空壳,其名下的医生都是空挂,真正行医的可能只是护士或者是根本没有行医资格的社会人员。对此,李滨表示,这是一种隐蔽性较强的黑医美,而且在业界并不少见。

  取证困难和被误解的法律不完善

  2017年5月,国家卫计委(现国家卫健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社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食药监总局7部门联合开展了打击非法医美专项行动。

  然而,业界人士则向坦言,除非发生医疗责任事故,那些非法医美的从业人员才会承担刑事责任,一般情况下,黑医美诊所被发现后的处罚都很轻——没收医疗器械,处以最高两万元的罚金。在这种情况下,黑医美很难杜绝。

  在韩娟看来,非法行医带来的问题多多,“最简单的例子,在医美中的玻尿酸用来填充除皱,很多人对玻尿酸医美的印象都不太好,总觉得玻尿酸打了会变成发面馒头一样,脸会很僵很不自然。真正导致脸僵的原因并不是玻尿酸本身,而是因为注射问题,比如填充时注射过量。脸僵还有可能是因为注射得不精准,当注射位置不精准时,比如你是想填充鼻根结果打到了鼻翼,就会使得整个鼻子更加不协调,看起来僵硬”。

  不过,韩娟也向记者一再表示,医美事故听起来虽然很可怕,但发生几率都很低,远远低于传统医疗领域的手术风险,否则国家也不会批准大规模商业化了。

  理论上,由于医疗美容属于医疗范畴,所有的医疗行为都有风险。韩娟说,比如,割双眼皮的一个副作用是干眼症,有的没割好,还会导致闭不上眼。抽脂手术听起来毫无风险,但如果术前检查不严格,遇到身体有基础疾病的求美者,会导致手术诱发心脑血管疾病。还有肥胖患者需要进行大量抽脂的“环吸术”,“你可以理解为就像烤鸭在炉子里那样转着圈地吸脂,”由于抽脂量大,会造成皮肤与身体组织的分离,实际上就是大面积的创伤,造成体液在短时间内的大量丧失,搞不好会休克甚至当场死亡。

  而现在的问题是,消费者一旦出现问题,即便是想向卫生部门举报,但很多都会面临取证难问题。赫珺即是如此。

  比如赫珺,曾经在鼻子出现问题后试图求助整形大夫,“她听到我的鼻子出现问题的时候,也是有些害怕,让我取出来,给我找的北京正规微整医院,那家医院的院长看到我的情况后,拒绝了我的手术。当我再次找到那名给我隆鼻的大夫,让她给我承担医药费取出假体的时候,她当时在电话里就拒绝了,并且还把我拉黑了。从此之后电话也不接”。

  而当赫珺向卫生部门进行举报后,也是无功而返:

  卫生部门找不到隆鼻大夫本人,在美容院进行调查时,包括麻醉、微针等相关器械也是不见踪影。

  “第一次卫生部门医疗科找美容院谈话,美容院否认给我做过微针。第二次我要求对峙,美容院拿一个水氧仪说是微针仪器。当初在做美容的时候,店家表示产品技术全部来自韩国的,所有证件都齐全。现在面对执法人员,店家就说是都是西安学来的。”赫珺无奈地说,现在因为美容院什么都否认,卫生部门表示没有找到相关证据,案子停滞。

  “我们真的见过一些非常惨痛的教训,把美容变毁容。维权难的出现,是因为正规的医疗机构有积累证据的意识,所有的医疗行为都可以回溯,能检查,能处理问题。非法机构恰恰是为了规避这些,根本没有办法回溯,这也就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所在。”邓利强说,消费者在选择这种机构时就已经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中。消费者要自觉自愿地,从选择之日起,就把自己的健康置于法律的范畴之内,才能得到应有的保障。

  在调查中,记者也了解到,一些美容机构甚至是没有资质的工作室因为非法诊疗行为,很多都是被行政处罚过。但似乎依旧可以随意进行相关整形活动。

  对此,邓利强的看法是,因为取证困难乃至无法查处,或者说没有能力去查处,其实都不存在查处的风险,所以造成了微整形现在遍地开花的状况。

[责编:刘洋]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出席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月16日,参观者在展览现场欣赏展出的瓷器作品。当日,由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人民美术出版社主办的“瓷乐陶陶——瓷都景德镇、陶都宜兴艺术家作品首都北京汇报展览”在位于北京的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馆开幕,展出5名来自瓷都景德镇的艺术家及其学生、7名来自陶都宜兴的艺术家多年来的创作成果数十件。
2019-01-17 10:20
15年前,台湾作家白先勇携青春版《牡丹亭》掀起一股昆曲美学旋风。今年2月,白先勇将再度携手苏州昆剧院,推出《玉簪记》《白罗衫》《潘金莲》三部经典昆曲的新版系列演出,和台湾观众分享昆曲之美。新华社记者李响 摄
2019-01-17 10:19
当日,2019第五届内蒙古呼和浩特年货博览会在内蒙古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国内外数百家企业参展,博览会设年货食品展区、酒类糖茶展区等六大展区,吸引众多市民前来采购年货。当日,2019第五届内蒙古呼和浩特年货博览会在内蒙古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国内外数百家企业参展,博览会设年货食品展区、酒类糖茶展区等六大展区,吸引众多市民前来采购年货。
2019-01-17 10:19
1月15日,在法国西北部厄尔省,法国总统马克龙(中)在与数百名市长的集会中发言。法国总统马克龙15日在法国西北部厄尔省正式启动将持续两个月的全国辩论,以凝聚法国社会对推进改革的共识。
2019-01-17 10:03
1月15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交接仪式上握手。“77国集团和中国”权力交接仪式15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埃及外长舒凯里将该机构2019年议事槌交给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
2019-01-17 10:02
1月15日,在瑞士日内瓦,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出席记者会。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将于1月22日至25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本次年会主题为“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结构”。
2019-01-17 10:02
1月16日,在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首相府外发表声明。英国议会下院16日经投票表决,否决了对英国政府的不信任动议。英国议会下院16日经投票表决,否决了对英国政府的不信任动议。
2019-01-17 10:00
这是1月14日在土耳其东南部边境地区哈塔伊省拍摄的军车车队。同一天,叙利亚外交部发表声明,抨击埃尔多安关于在叙边境建立“安全区”的言论,称其“对叙利亚使用占领和侵略的语言”。
2019-01-17 10:00
这是1月16日在埃及首都开罗拍摄的沙尘暴。埃及首都开罗16日遭遇沙尘暴天气。埃及首都开罗16日遭遇沙尘暴天气。新华社记者 孟涛 摄  这是1月16日在埃及首都开罗拍摄的笼罩在沙尘暴中的埃及博物馆。
2019-01-17 09:59
当日,湖南长沙市迎来一场降雪,古城楼天心阁在白雪的覆盖下显得静谧雅致。当日,湖南长沙市迎来一场降雪,古城楼天心阁在白雪的覆盖下显得静谧雅致。当日,湖南长沙市迎来一场降雪,古城楼天心阁在白雪的覆盖下显得静谧雅致。
2019-01-17 09:40
游客在大雁塔商圈一家商业综合体的观景平台上拍照(1月15日摄)。通过近年来的改造提升,大雁塔商圈如今焕然一新,新潮时尚的大型商业综合体和商业街区为古老的大雁塔注入了现代活力,也为来大雁塔游玩的游客提供了更好的旅游体验。
2019-01-17 09:39
游人在昆明翠湖公园观赏红嘴鸥(1月13日摄)。入冬以来,数万只红嘴鸥飞临云南昆明翠湖公园、滇池海埂大坝等地,成为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入冬以来,数万只红嘴鸥飞临云南昆明翠湖公园、滇池海埂大坝等地,成为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
2019-01-17 09:39
我们在许多科幻电影中看到的各种“怪物”,这里似乎都可以找到它们的原型,所以被我戏称为“神头鬼脸”。 变色龙的独门绝技是它的舌头,捕猎时会将比身体长度还长的舌头以1/16秒的速度吐出,舌尖充满的粘液可瞬间将猎物精准粘住,然后收入口中。
2019-01-17 09:39
1月16日,游客在超山景区内拍摄盛开的腊梅花。临近春节,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超山景区内的寒梅凌冬开放,黄色的腊梅已处处飘香,白梅和红梅星星点点绽放在枝头,大部分的梅花还处于“含苞待放”的状态。
2019-01-17 09:38
冬日里,2022北京冬奥会张家口崇礼赛区,各大滑雪场银装素裹。这是运动员在张家口市崇礼区太舞滑雪场参加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世界杯比赛(2018年12月16日摄)。
2019-01-17 09:37
1月16日,孩子们为新塘村村民表演传统非遗项目——下箬马灯。
2019-01-17 08:50
1月15日,在韩国京畿道龙仁市的爱宝乐园“熊猫世界”,大熊猫“乐宝”在雪地里玩耍。1月15日,在韩国京畿道龙仁市的爱宝乐园“熊猫世界”,大熊猫“乐宝”在雪地里玩耍。1月15日,在韩国京畿道龙仁市的爱宝乐园“熊猫世界”,大熊猫“乐宝”在雪地上玩耍。
2019-01-16 09:58
当日,“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开幕式在北京首钢冰球馆举行。当日,“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开幕式在北京首钢冰球馆举行。当日,“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开幕式在北京首钢冰球馆举行。当日,“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开幕式在北京首钢冰球馆举行。
2019-01-16 09:54
1月中旬,新疆伊宁县“天鹅之恋”冰雪文化旅游节系列活动上演刁羊、速度赛马、鹰猎比赛。伊宁县阿乌利亚乡素有“鹰猎之乡”的美称,这里的居民酷爱马背传统体育活动。据悉,此次活动还有民族传统服饰展示、民族特色美食、民族特色手工艺品展示等。
2019-01-16 09:54
春节临近,荣成市民间艺人姜雪洁忙着制作“百猪闹春”系列粘土捏塑作品,准备在当地的文化产品展览中心展示。
2019-01-16 09:5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