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饭圈“代拍”,绝美图片背后的隐秘生意
首页> 生活频道> > 正文

饭圈“代拍”,绝美图片背后的隐秘生意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0-01-21 09:5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对于代拍而言,明星就是“行走的人民币”,流量越大,卖出的图片价格越高,而卖图仅仅是其产业链条中的一环,因“图”而生的利益雪球越滚越大,正在挑战“粉丝经济”的正常边界。

  1月12日凌晨2时多,结束微博之夜的某明星被一群人围堵在机场电梯扶手处,难以通行。围堵他的不是真正的粉丝,而是以售卖明星照片获利的“代拍”。“代拍”活跃在机场、红毯等明星常出没的地方,拍摄明星照片卖给无法到达现场的站子(明星的微博个站、贴吧、网站等,为明星打榜投票、组织应援)或粉丝。

  一名“代拍”在明星聚集的微博之夜现场发的朋友圈。

  近日,因不顾秩序、肢体冲突甚至导致飞机延误,不少明星就“代拍”在机场的恶劣表现屡次公开发声,让“代拍”这一角色从摄像机的背后走到台前。

  对于“代拍”而言,明星就是“行走的人民币”,流量越大,卖出的图片价格越高,而卖图仅仅是其产业链条中的一环,因“图”而生的利益雪球越滚越大,正在挑战“粉丝经济”的正常边界。

  生意两端:一手卖图赚钱,一手买图保流量

  “代友收今晚XX甜蜜同框图,带预览私” “接1.15XX关内到达出发dp” “出XX重庆签售图”,诸如此类的需求在“代拍”群里接连不断,一个500人的微信“代拍”群里一天可发布700多条“需求”信息。

  “dp”是“代拍”的拼音缩写,在微博搜索“dp/卖图”超话(指新浪微博上拥有共同兴趣的人集合而成的“超级话题”——记者注),就会发现大量的相关群体,“5D4小白兔+腾龙600,ax7004k+三脚架,专业‘代拍’手稳会调参数,WiFi加双卡直传一定助你battle成功”。不只在微博、微信,淘宝、闲鱼以及追星App上都能找到“代拍”的身影,这类生意已经渗透到各种嵌入支付方式的平台里。

  端着专业相机的人一部分是职业“代拍”,一部分只是“顺便”。曾痴迷在上海机场与各大明星合影而走红的“虹桥一姐”在微博置顶中写道:“如果你想看哪个爱豆(idol,意为偶像)照片可以跟我说,没有追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据一名资深粉丝透露,作为职业“代拍”的虹桥一姐,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专门团队。

  赵珂(化名)是一名大四学生,为了给追星“回血”,揽过两年的“代拍”业务。主阵地是北京机场以及各种活动现场,拍自家爱豆的同时,顺便拍别人卖。“代拍”真的能赚钱吗?

  “我是带着爱拍的,不算特别努力,除非跟机有时候回不了本,其他时候成本和赚的钱基本持平,努力的话肯定是赚的。” 赵珂说,一次“代拍”某头部明星参加的发布会,全场无其他流量明星,刨去活动门票的成本,只卖他一人的图就能赚上几百元,更不要说流量明星多的活动了。

  交易一般都在“小号”上进行:拍好的图发微博、朋友圈、“代拍”群,买主问价给预览,谈妥了传图。定价则依据被拍的人的知名程度,圈内称“糊”或“火”,同样也跟图片质量、数量有关,“机场10张左右的小包50元左右,上百张的大包大约300元”“竞演直传battle(被用于明星之间的较量)比较贵,绝美对视肯定比表情包贵,修好的图要另外加钱”。

  图卖出去后,赵珂有时还会刷该明星的超话,看谁发了自己的图。这种观察是双向的,交易得多了,买图者也总结出一家“代拍”常用的角度和拍摄风格,形成稳定的买卖关系。据她介绍,向她买图的人大多是大粉和刷存在感的散粉。

  赵珂的生意代表了一类“代拍”,在另外的交易中,“代拍”的角色和站姐分不开。《2019中国站姐运营白皮书》将站姐称作站子等粉丝组织的管理者,站姐内部可分化为策划、文案、美工、财务等小组,还有专门去前线跟拍爱豆的站姐;而在韩国娱乐圈,站姐则直接指代拿着高级相机拍摄偶像的人群。

  事实上,站姐与“代拍”的角色存在重叠。“站姐做‘代拍’的初衷是维系一个站子,如果一个站子的公信力要做起来,应该是每一场活动都要覆盖到的。”一名站姐说,站姐自己也会跟行程,但是一年的活动没法完全保证跟到。“别人不到的时候我会帮别人家拍,我到不了的时候我也会从别人那里买。”成本虽然不低,但作为爱豆的大站子,重要的活动必须要出图。

  而站姐代表站子买的图,价格往往要高出一个等级,一张图就要数百元,对图片质量也要求更高,因而并非量产。购买的图片不仅会发布在站子里,也会被用于制作海报等应援物。

  产业延伸:往前触碰隐私,往后贩卖周边

  在“代拍”群中,充斥的不只是“代拍”需求,还有“个位数秒敲机子,查明星高铁、航班”,“在线接修图,普修/精修、嘴严、任意风格”、增加微博粉丝、卖活动门票等相关业务。

  这些业务都服务于这项因图而生的经济。比如,“代拍”一般通过购买机票通过安检,拍完照片后再进行退票操作,离开机场,这样“刷关”的前提是知道明星的交通班次,这通过购买“敲机子”(付费查询明星所乘航班——记者注)的服务即可查询。而增加粉丝量,买微博的转赞评,就能让爱豆的数据更“好看”,帮助明星宣传、打榜,提升其商业价值。

  “代拍”的边界也因此模糊、扩大。能拿到媒体名额进入活动现场的黄牛、演唱会场地的工作人员、时尚杂志或品牌方的摄影人员等都可能成为“代拍”,他们手中丰富的图源是交易的资本。但这种操作不无风险,此前有摄影师将废片卖出,后遭到品牌方追责。

  “最厉害的图自己留着。自己留着才能产出更多,图卖了就是卖了,不会再有后续利益了。”有站姐透露,“代拍”可以自己加工图片,将留存的“绝美”图片做“pb”(写真集,“photo book”的缩写)、台历,“什么东西都能做”。

  售卖“pb”等明星周边的收益十分可观,据负责应援物资的站姐介绍,写真集一般会被包装成有情怀的故事,制作精良,售价两三百元的实际成本只有几十元,曾经有一个顶级流量明星图片博主靠售卖写真集盈利100多万元;50元一顶的帽子,成本在20元左右,如果超过1000顶,成本可降至两三元。

  积累粉丝达到一定程度后,“代拍”也做起了自己的生意。在一些短视频App 上,有不少冠以“明星拍摄”之名产出视频的“代拍”账号,点进其个人页面的 “商品橱窗”发现,里面展示的日用品和小食品已售出上万件。

  隐秘行业:“信任容易建立,更容易坍塌”

  图片意味着什么?不仅要让粉丝看到,也要让金主看到,作为KOL(关键意见领袖)的爱豆图片博主,发图更是使命所在。

  一位经纪人说,作为明星,必须要维持一定的曝光度和热度,出席必要的活动,保证图片的不断产出。“自家明星不红,没有狂热的粉丝和“代拍”,我还特地请摄影师来拍机场图,连后援会的站子也是自己一手组建起来的。”

  近年来,制造偶像的综艺节目井喷,在流水线上生产出的明星,最终谁会火仿佛押一场赌注。粉丝在赌,“代拍”也在赌。

  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当遇到偶像团体集体出现时,除了拍流量最高和买主指定的明星外,“代拍”往往还会多拍几个,“先拍着,红了之后再卖,价格翻倍”。如果遇到自己喜欢或是看起来有潜力的,有的“代拍”还会率先开起一个站子。在曝光出热度、提价值的逻辑里,“代拍”能够帮助那些尚未火起来的明星增加图片产出,间接参与到“培养明星”的事业里去。

  如果不算上“怼脸拍”、跟私人行程等可能干扰爱豆正常生活的拍摄,一些粉丝并未十分排斥“代拍”,他们看中了“代拍”的工具性。重要活动场合,“代拍”可以“双卡WiFi直传”,在流量与颜值的实时比拼下,助力爱豆脱颖而出,也为自己的站子增加关注度。有时,“代拍”也成为恶意竞争的工具,如果是几个流量相当的明星,有大粉或站子会雇“代拍”探入私人空间,抓取他人黑料制造舆论劣势。

  “饭圈(粉丝群体组成的圈子),信任是第一位的,信任很容易建立,但更容易坍塌”,在饭圈这个相对封闭的圈子里,“代拍”身处更隐秘的私人交易圈层,受到的规范甚少。“代拍”“携款跑路”怎么办?跟拍私人行程是否合法?扰乱公共秩序如何处理?自制、售卖明星写真集等周边是否应该被纳入出版发行的约束中?

  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冲击着这个圈子,代拍行业需要变得通透些。否则,看起来耀眼美好的天使图片的背后,或许隐藏着利用天使的魔鬼。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 责编:邱晓琴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为你守护新的黎明

  • 浙江诸暨:工业重镇链式复工复产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浙江杭州花开绚烂春意渐浓
2020-02-24 13:44
花香伴春耕
2020-02-24 13:43
2月23日,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人们在国际书展上挑选图书。2月23日,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人们在国际书展上挑选图书。2月23日,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人们在国际书展上挑选图书。
2020-02-24 09:48
土伊边境发生地震 至少9人死亡
2020-02-24 09:43
新华社记者 侯捷 摄  拉萨市儿童福利院的一名工作人员为孩子们制作藏族传统食品“卡赛”(2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非 摄  拉萨市儿童福利院的一名孩子在广播室播报新冠肺炎疫情新闻和防疫知识(2月22日摄)。
2020-02-24 09:41
立陶宛首都举办国际书展
2020-02-24 09:40
新华社记者 韩传号 摄  2月23日,一名工人在位于店口镇的海亮股份浙江盘管生产基地铜管生产车间内忙碌。新华社记者 韩传号 摄  2月23日,员工乘坐的大巴车抵达店口后,店口镇一家汽配企业的负责人詹洋(左)开车前来接回自己公司的员工。
2020-02-24 09:40
肯尼亚留华学者为中国抗击疫情加油
2020-02-24 09:39
2月22日,一名男子带着孩子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57届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上参观。第57届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22日在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开幕,将持续至3月1日。第57届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22日在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开幕,将持续至3月1日。
2020-02-23 08:39
随着气温回暖,广西各地农民紧抓农时开展春耕春管作业。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这是2月22日拍摄的广西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蔬菜基地(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这是2月22日拍摄的广西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蔬菜基地(无人机照片)。
2020-02-23 08:37
2月22日,华电集团西藏公司进藏务工人员到达拉萨贡嘎国际机场。新华社拉萨2月22日电 题:“我们也想着早日复工”——127名农民工乘坐包机返藏复工侧记 新华社记者 孙非 摄  2月22日,刚刚到达拉萨的华电集团西藏公司进藏务工人员登车前往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留观。
2020-02-23 08:24
在武汉儿童医院新冠患儿隔离病房内,一名儿童为医护人员李力防护服上的卡通画涂色。在武汉儿童医院新冠肺炎患儿隔离病房,不少患病住院的小朋友在见到被防护服层层包裹的医护人员时,第一反应是害怕和抗拒。
2020-02-23 08:23
2月22日,孙纯在武汉市第一医院感染科重症监护室。武汉市第一医院的护士长孙纯是首批进驻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医务人员之一,她完成在雷神山医院的任务后,又回到武汉市第一医院继续坚守战“疫”一线。
2020-02-23 08:15
2月20日,治愈出院的万先生录制在火神山医院的最后一条短视频。医护人员都称他为“病房志愿者”,“你们冒死相救,我很感激,因为你们,我才更有信心战胜病魔。出院时,万先生挥舞双臂,高举出院证明,他实现了入院时的愿望“走着进来,走着出去”。
2020-02-22 10:19
这是2月20日在肯尼亚基图伊一处农场拍摄的蝗虫。近几个月来,非洲多国遭受沙漠蝗虫灾害,其中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索马里为25年来最严重,而肯尼亚为70年来最严重。目前非洲之角的蝗虫还在不断繁殖,在3月和4月会形成新的蝗虫群,恐进一步加剧灾情。
2020-02-22 08:39
近日,上海市一些企业单位有序复工复产,上海市长宁区消防救援支队主动作为,对辖区内民生密切相关的企业进行安全生产消防指导,力保消防安全。近日,上海市一些企业单位有序复工复产,上海市长宁区消防救援支队主动作为,对辖区内民生密切相关的企业进行安全生产消防指导,力保消防安全。
2020-02-22 08:38
2月21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影片《水俣病》主创人员出席拍照式。由美国导演安德鲁·莱维塔斯执导、美国演员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电影《水俣病》21日亮相柏林国际电影节。由美国导演安德鲁·莱维塔斯执导、美国演员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电影《水俣病》21日亮相柏林国际电影节。
2020-02-22 08:38
蝗灾肆虐肯尼亚
2020-02-22 08:36
贵州兴义:扶贫车间复工复产促增收
2020-02-22 08:35
山东荣成:海上“春耕”
2020-02-22 08:3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