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首页> 生活频道> 暖新闻 > 正文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西藏频道2024-03-25 13:05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快看!窗外有人在对火车敬礼啊!”火车轰鸣前进,一个乘客指着窗外的一个挂着“荧光绿”的小点惊起道。

  这是千里青藏铁路上一道特殊的风景线。每当火车驶过,岗亭里的护路员们就会向往来火车敬礼致意,无论风雪。特别是当火车穿越空旷寂寥的高寒雪原,这些护路队员的身影就格外显眼。

  他们有的久久伫立冰天雪地,在寒风中站得比旗杆更加笔挺;有的本在踉跄前行,却及时调整姿态面向火车致意;有的背起厚厚的行李,却在寒风中前倾着身子努力保持平衡……

  如何守护?

  作为西藏自治区专职铁路护路联防队员,次仁欧珠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十多年。出生于1995年的他是欧玛亭嘎大队副队长,从2013年开始,他就在这片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地方守望着高原火车的往来。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次仁欧珠在向火车敬礼。徐驭尧摄

  早上六点半,次仁欧珠和队员们就已经早早起来。经历了简单的洗漱,他们就开始了一日的工作,经过半个小时的锻炼跑操,他们就要收拾着赶赴自己的执勤点。一切准备工作结束,不过临近八点,西藏高原的天空仍是夜幕低垂。

  随后,护路员需要先赶到自己所负责区域的值班岗亭,这是他们口里的“守护点”。岗亭坐落于铁路沿线,多数周围都是茫茫荒野,而屋内面积不足10平方米,这里摆放着简易床、桌子、取暖炉、热水壶等生活必需品。

  然而,工作却不止于此。稍作修整,次仁欧珠就需要出门,对自己的管段开展排查。在管段里,沿线周边的坡道、大桥、涵洞以及通信基站,都是次仁欧珠需要关注的对象。

  每个护路员主要负责“守护点”前后一公里左右范围的区域。“这块是我们的疆土,我们守土有责。”次仁欧珠笑着说。

  这并非虚言。起码对次仁欧珠来说,这一公里范围就是他所拱卫的“王国”。铁路两侧的施工便道,他一天要走几十次——哪里的地不平坦,哪里碎石多容易跌跤,他都如数家珍。在记者面前,次仁欧珠还给记者表演了一段绝活:蒙着眼睛前行,走了三四百米依旧如履平地。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次仁欧珠在工作。徐驭尧摄

  “这是摸黑夜巡锻炼出的功夫。”他笑着说。早年间,护路队员没有手电,夜晚的巡逻却不能放下,所以对地形的熟悉就成了他们的“基本功”。

  也并非没有“入侵”其他人领地的时候。次仁欧珠回忆,有一年那曲普降暴雪,多处铁路围栏被大雪压塌了。他所在的大队护路队员齐齐出动巡线,大伙儿一点点排查,一群人在齐腰的积雪中走了七八公里。

  碰到坍塌的围栏,护路队员立马记录。一些简单压坏的,他们就立马上前扶正,并对栅栏做简单的检查记录,方便日后回看;而对那些损坏严重的,他们也会详细记录情况,后期安排专人进行维护。

  对护路队员来说,风吹日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由于长期沐浴高原的阳光和强风,护路队员们的“黄马甲”是快速消耗品。早年间,一个班是24小时,也就是说护路队员每次要在守护点及周边待满24个小时。

  有一次,结束了一天巡护回到宿舍,次仁欧珠更换衣服,没想到外套轻轻一扯,就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他只能和刚刚陪伴了他24小时的“黄马甲”轻轻告别。

  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常事,由于恶劣的自然环境,布匹的老化十分迅速。

  衣服尚且如此,何况是人。干得久了,95后的次仁欧珠也有些胃痛的毛病。前些年,值班的24小时无法吃饭,他每次都用桶打一些米饭,在守护点拌着老干妈就是一餐。不但吃饭没有点儿,多数时候还只能吃冷饭。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次仁欧珠在和同事交流。徐驭尧摄

  “后来,队里配上了摩托车,才能在饭点给咱们把饭送上来。”次仁欧珠笑着说。不过,由于经常需要出门巡逻,如今的他也不能保证顿顿都吃上热饭,但次仁欧珠依旧不以为意。

  小伙子总笑着说,“如今,条件已经好多嘞!”早年间,由于人员紧张,一名护路员需要值班长达24小时;如今,像次仁欧珠可以和其他护路员实现24小时内“三班倒”的轮替。

  这让次仁欧珠心里十分满意。

  谁在入侵?

  “在我们这里,列车已经跨越了茫茫的无人区,动物和人类的活动都可能入侵铁路的范围,这也是我们最需要注意的东西。”次仁欧珠告诉记者。

  在他的记忆里,群众的牲畜侵入铁路的情况时有发生。

  那是一个寒夜,电话突然打到了次仁欧珠这里——

  “快来,有一群群众的马匹跑到铁路上来了,咱们快来帮忙。”电话里声音急促。

  次仁欧珠一个激灵,穿上最厚重的外套,他冲上队里的小皮卡立马朝着求救的管段匆匆赶去。

  由于只能走便道,土路颠簸,饶是次仁欧珠心里着急,却也只能慢慢前进。到了现场,已经是凌晨四时许,他看到几个黑影影影绰绰,正在铁道的土坡上不停晃动。用灯光一照,原来是三匹马不知怎的越过了围栏,走上了铁道所在斜坡。

  而剩下几个黑影,正是巡查的护路队员。他们呼喝着或用灯光闪烁,希望让马匹赶紧离开铁路轨道,但马儿却不为所动,一直在斜坡和铁轨之间不紧不慢地等着。

  这让次仁欧珠也没有了主意——往常,人类一呼喊或者惊吓,这些马儿都会飞快跑开。“今天它们是遭了什么邪!咋这么犟呢?”次仁欧珠心里着急。他急忙爬到斜坡附近,加入了轰赶马匹的队伍。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次仁欧珠在向列车敬礼。徐驭尧摄

  对峙了一会儿,这几匹马都离开了车道,却卧在铁轨边“休息”了起来。次仁欧珠突然想起了什么,翻手看看时间,对往来列车时刻表心里熟稔的他突然想起:“坏了,等会有一班火车快要来了!”

  此刻,次仁欧珠灵机一动,他立马把在场的护路员叫在了一起,然后大家手拉手围成一个半弧,一步一步缓慢逼近这群马匹。他们故意把步子踏得重重的,嘴里还喊着号子,不时调整着“包围角度”。

  身体动作上不紧不慢,但次仁欧珠心里却是万分紧张。“走得快了,怕过度惊扰马匹,让他们四散;走得太慢,害怕火车来了,造成人员和财产伤亡。”次仁欧珠说。

  火车的轰鸣从远处传来,声音逐渐急促,仿佛它也瞧到了自己平素运行的轨道上出现了不寻常的一幕。“轰……”巨响夹杂着大风从身侧吹过,看了火车那么多年,这还是次仁欧珠第一次近距离感受这个大家伙的巨大威能。

  在斜坡上,伏低身体的次仁欧珠等人已经将这些马匹逼到了斜坡的一角。看着火车从身旁呼啸而过,他心里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最大的危险已经过去,接下来的事就变得有条不紊起来,他和同伴们缓缓挪动,不停带着这群马匹向围栏的大门处移动。最终,终于将马儿从大门处赶出了围栏范围内。

  此时,晨光几近熹微,零下二三十度摄氏度的夜里次仁欧珠突然感到一阵寒冷,原来是内里的衣服早被打湿,彼此握着的手早已在寒风中冻得失去知觉。大家赶忙回到最近的守护点,点起暖气,烧上热水,抚慰在寒风中操劳快一夜的伙伴们。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列车行驶在雪原。徐驭尧摄

  这样的经历,对次仁欧珠来说还有许多。为了最大限度提升铁路周边的安全性,次仁欧珠经常参加周边村庄的宣讲活动。

  “主要就是让大家放牧和活动时远离铁路,特别是不要翻越围栏。”次仁欧珠告诉记者,“针对孩子,我们还要劝告他们不要在高处踢球,免得皮球落入铁路,引发安全事故。”

  不仅仅是人类和蓄养的牲畜,羚羊、黑熊……随着近年以来野生动物活动逐渐频繁,动物入侵铁路区域的事情时有发生,这些都需要护路队员们操心。

  家人怎么看?

  十年守望铁路,次仁欧珠与家人聚少离多。特别是逢年过节的铁路保障期,次仁欧珠都需要在岗位上度过。

  “这些年,西藏的几乎所有节日我都是在岗位上度过的。”他感慨,“家人没有怨言是假的,但是守护铁路的自豪,让大家都很支持自己。”

  次仁欧珠的儿子今年三岁半。在幼儿园里,许多人问起父亲的工作,他总是自豪地告诉他们:“我的父亲是护路员!”

  曾经,儿子对次仁欧珠的工作也颇有怨言——“爸爸怎么老不回家啊?”“爸爸这工作到底是干啥的啊?”

  次仁欧珠也不厌其烦地给儿子解释:“你看超市里卖的东西、你看咱们这边很多东西,都是靠铁路拉上来。”“家里人要去拉萨,咱们也都是要坐火车去的呀。”“未来啊,你要是去外地读书,可能也要坐火车过去呢。”

  一次次、一回回,次仁欧珠反复跟儿子讲铁路的重要性,时间久了,孩子就把这些话都放在了心上。现在,次仁欧珠的儿子常把自己的梦想挂在嘴边——“我未来要坐着火车去北京!和爸爸一起去北京看天安门!”

  哪怕过去了十年,次仁欧珠还记得那一天。2014年5月4日,刚刚敬礼目送一列火车远离的自己突然收到一张图片。

  原来是哥哥的孩子给自己发来的信息,一起发来的还有一张图片。

  打开图片,次仁欧珠的手突然有些颤抖,泪水抑制不住地从眼角滑落下来。茫茫荒原之中,一抹荧光黄伫立其中。这是次仁欧珠最熟悉但也陌生的身影——他自己。

  “叔叔,这个人是不是你啊?”叔叔的孩子热切地问道。原来,孩子在车上看到了刚刚一个熟悉的身影,并及时拍了下来。他知道叔叔刚刚成为一名护路员,急忙把信息发给叔叔确认。

  “是的,是我……”在荒原上,次仁欧珠敲下了答案,好似花光了浑身的力气,又好像浑身充满了力气。

守望天路:“敬礼!”高原上那些向火车敬礼的人们是谁?

次仁欧珠在向驶过的列车工作。徐驭尧摄

  命运的齿轮自2008年开始转动。

  那一年,13岁的次仁欧珠第一次“坐上火车去拉萨”;那个夏天,青藏铁路刚刚通车2年。对幼小的次仁欧珠来说,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哐啷哐啷”着摇晃前行的列车,承载着他对于拉萨这样一个首府城市的想象。

  在拥挤硬座车厢,他和同车厢的孩子玩耍、嬉戏、打闹,这是他未曾经历过的出行体验。他们一家五口人坐在火车上,几个小时就从那曲赶到了拉萨,这要搁在以往,甚至是一整天都走不完的路。

  次仁欧珠至今都记得,那时道路的两侧,就有向着火车敬礼的人们。

  那时,他没有想到,他最终成为了他们。(徐驭尧)

[ 责编:杨煜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西十高铁汉江特大桥首对斜拉索成功挂设

  • 江苏古建筑老街区走笔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4月2日,随着57652次检测车从南充北站5道缓缓驶出,标志着新建汉中至巴中至南充铁路南充至巴中段(以下称"巴南高铁")启动联调联试,进入工程验收关键阶段,为全线早日开通奠定了坚实基础
2024-04-03 15:11
为切实织密森林“防火网”各地组织人员巡查防火。
2024-04-03 15:11
2024年3月31日,“知音湖北 遇见浪漫孝感”春赏花活动在湖北省孝感市金卉庄园景区启动。金卉庄园花团锦簇,五彩斑斓花卉竞相绽放。人们穿梭在花海之间,享受明媚春光。
2024-04-02 15:40
2024年3月23日,由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办的2024秋冬中国国际时装周在北京开幕。
2024-03-26 21:07
3月17日,原创独立设计师品牌SHANG1 BY SHANGYI 2024秋冬系列时装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2024-03-18 16:39
2024年2月2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湖县境内的博斯腾湖出现推冰景观。
2024-02-29 18:59
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马街镇钻天坡,盛开的油菜花梯田在初升太阳映照下,勾勒出一幅田园春景图
2024-02-23 10:59
美丽的三亚湾
2024-01-20 17:42
2024年1月12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庐陵文化生态园层林尽染,色彩斑斓,市民徜徉其间,尽享生态之乐。
2024-01-13 19:43
2023年12月26日,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新街镇黄草岭村附近,游客在冬樱花与梯田边游览。
2023-12-26 15:39
2023年12月12日,新疆哈密市巴里坤县第十九届冰雪文化旅游节采冰仪式在高家湖二渠水库进行。仪式主要展示了"头冰"的开采上岸过程。开幕式上还举行迎风旗、祈福词、喝出征酒等仪式。
2023-12-13 16:08
2023年12月13日,河北省正定古城迎来降雪,古城内外银装素裹,犹如一幅淡雅的水墨画,美如画卷。
2023-12-13 15:59
2023年11月28日,贵州省六盘水市明湖国家湿地公园层林尽染,景色迷人。
2023-11-29 15:42
2023年11月28日,江西吉安长塘镇中心小学,老师指导学生剪纸。
2023-11-29 15:42
三角梅原产于巴西,现主要分布在中国、秘鲁、阿根廷、日本、赞比亚等国家和地区。其中,以海南三角梅最为出名。
2023-11-29 11:13
2023年11月23日清晨,朝霞初现,三峡库区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沿江公路G348国道的绝壁岩体上,工人们正在铺设防护网,以防止岩崩和落石。
2023-11-24 15:15
2023年11月23日,黑龙江哈尔滨,哈尔滨站工作人员正在清理站台积雪。
2023-11-23 16:02
2023年11月21日,甘肃敦煌,首趟"敦煌号"铁海联运国际货运班列装载1000吨石棉驶出,经天津港通过铁海联运发往泰国曼谷。
2023-11-21 16:55
2023年11月21日,江苏省如皋市龙游河生态公园,色彩斑斓的树木与一河碧水相应成趣。
2023-11-21 16:55
江西省赣州市定南县历市镇,一座座风力发电机矗立在延绵群山上,与蓝天白云、绿树青山相辉映,极目远望、蔚为壮观。
2023-11-16 15:5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