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生活频道> 今日关注 > 正文

起底“上头电子烟”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4-07-02 09:17

  从7月1日开始,美托咪酯等46种新精神活性物质,被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

  6月16日,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谷子青看到这个新闻时有些激动。

  今年初,他曾接触过一个案子,犯罪嫌疑人购买了300克据称为依托咪酯的白色粉末,随后制作成“上头电子烟”。其实,他也不知道白色粉末的真实成分。

  最终,公安机关从现场查获的白色粉末中检测出美托咪酯等成分。2023年9月,国家药监局、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布相关公告,将依托咪酯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目录,自2023年10月1日起施行。

  依托咪酯列管前,如何定罪一度成为让公检法机关“头疼”的难题。去年10月1日之前,依托咪酯不属于国家规定的管制麻醉、精神药品,更不属于危化品。犯罪分子生产、贩卖此类非列管物质不受法律制裁,成为惩防此类行为的难点。

  其实,美托咪酯的化学结构与依托咪酯极为相似,具有与依托咪酯类似的诱导麻醉和镇静药理作用。“用美托咪酯等作为替代品,也是依托咪酯被列管后,不法分子逃避打击的方式之一。”谷子青说。

  类似美托咪酯这样的麻精药物被列管后,新型毒品还在不断“更新换代”。数月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了多位一线办案人员,了解麻精药品成瘾以及对青少年的危害,以警示更多青少年。

  触目惊心的“烟熏”人生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王蓉辉认为,“上头电子烟”外表酷似普通电子烟,在依托咪酯列管前,一些青少年抱有好奇心,认为吸食既不违法,也不会成瘾,消费价格也不贵。

  王蓉辉回忆,最早追溯到2020年前后,当时深圳警方在多起交通事故中,发现当事人在行驶过程中突然出现亢奋,经检测其体内竟含有依托咪酯成分。

  随后,他调查发现,有的人吸食后会表现出和服用“摇头丸”后类似的兴奋,有的人容易昏昏欲睡,严重者会出现精神错乱、呼吸暂停等现象。

  去年的一起案件中,涉事人员刚年满18周岁,在酒吧因吸食过量依托咪酯而出现意识模糊,在离开酒吧的路上晕倒送医。检测结果表明,罪魁祸首正是“上头电子烟”,其中含有依托咪酯成分。

  亭湖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张红云了解到,不法分子大多会在网络平台上使用暗语和黑话进行线上交易,并利用快递送货到位,一些违法人员通过雇用“同城跑腿”“埋包”、现金交易等方式进行交易。

  “吸食‘上头电子烟’往往都是从一个小圈子里蔓延开来的。”令张红云担心的是,涉事人员为一些年轻的“无业游民”,缺乏家庭监管和社会引导,心智不成熟容易被带偏,与社会闲杂人员混在一起,从自己吸食到四处倒卖牟利,一步步走向深渊。

  张红云介绍,不同于一些传统毒品,“上头电子烟”的吸食呈现出聚众吸食的特征。在当地办理的一起案件中,4名犯罪嫌疑人将被害女性约至宾馆,并将普通电子烟更换成含依托咪酯的“上头电子烟”,趁其意识不清进行性侵。

  “上头电子烟”生意经

  “吸食了两口的烟,整个身体飘飘欲仙,觉得好神奇……”家住江苏盐城的马强(化名)向王蓉辉这样描述第一次吸食“上头电子烟”的感觉。

  2023年3月,朋友杨乐(化名)向马强推荐“上头电子烟”。

  王蓉辉介绍,电子烟相当于一个小型雾化器,基本结构包括一个装有烟油的烟弹、一块锂电池和一个雾化电路。

  所谓“上头电子烟”暗藏玄机的是烟油成分,在里面加入一些特殊的化学物质,便能让人产生幻觉,甚至上瘾。

  才吸了一两口,如此“上头”的感觉就让马强欲罢不能。他毫不犹豫,随即购得3支特制烟弹,总计900元。

  杨乐告诉马强,“上头电子烟”最近卖得很火,他可以从自己这边大批量进货再转手卖出去,赚个中间商差价。在各种娱乐场所里,一支“上头电子烟”能卖600元到800元。

  正当马强迟疑时,杨乐劝他放心,目前“上头电子烟”还没被列管,不属于毒品,公安机关不会处理。

  马强一听就动心了,想钻个空子赚快钱。

  没过多久,两人躲在一处民宅中生产特制的“上头”烟弹,短短两天,两人一共加工出3000个特制烟弹。马强为此还拿到了5000元酬劳。

  生意越做越大,马强尝到了甜头。于是,他不甘心当“二道贩子”,决定自己捣鼓“上头电子烟”。

  一开始,马强从网上花了七八千元购得1000多个空烟弹,还花了四五百元买来两公斤烟油。

  马强心里清楚,制作“上头电子烟”最关键的一步还是依托咪酯。于是,他在网上辗转联系了一位来自河南郑州的卖家。

  他派朋友专门开车到安徽亳州某收费站附近,跟对方进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现金交易,用8万多元买了依托咪酯粉末,这些粉末不到500克。

  他们将依托咪酯粉末混合至烟油当中,接着填充到空烟弹里。短短几天,他们就制作了千余支“上头电子烟”。

  随后,他们通过发展下线,大规模转卖销售以牟取暴利。当地警方通过对下游销售、吸食人员的查获与比对,顺藤摸瓜,迅速锁定上游人员,最终将犯罪团伙主要成员抓获。

  新型毒品治理亟须重拳出击

  6月19日,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2023年10月以来,全国破获涉依托咪酯违法犯罪案件8667起,查获依托咪酯滥用人员6.8万名。

  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李站阳分析,近年来,随着公安机关禁毒力度不断加大,传统毒品逐渐销声匿迹,新型毒品却“改头换面”潜伏在人们身边。不少“瘾君子”为了获得吸毒快感,选择转向“价格相对公道”的麻精药品等新型毒品。

  以“上头电子烟”为例,在依托咪酯流行之前,其主要填充的是合成大麻素。合成大麻素是一种人工合成的新型毒品,因其具有类似天然大麻素的作用,吸食后能产生和天然大麻同样的快感,且产生的快感会更强烈,这导致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在社会上迅速蔓延。

  2021年7月,我国正式整类列管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利益驱使下,不法分子为了“另寻出路”,寻求合成大麻素的替代品,便将目光瞄准依托咪酯这一麻醉诱导常用的药物。

  李站阳在办案过程中发现,除了依托咪酯外,不少麻精药品经常被当作毒品替代品。2021年,李站阳就曾办理过一起非法倒卖精神类药品的案件。当地的一名男子患有轻度抑郁症,在网上看到很多人高价求购精神类药品“力月西”时,嗅到“商机”。

  该男子以身患抑郁症为由,奔走于当地各大医院频繁开药,再转手高价卖出去。一次偶然机会,他结识了福建某医院的精神科医生,索性拉了一个病友群,开始大量倒卖,收入按一定比例分成。

  这名男子被警方抓获后,公安机关调查发现,病友群中不少成员都是寻求毒品替代品的“瘾君子”。

  让李站阳揪心的是,近年来制毒吸毒人员正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不少深陷漩涡的都是95后、00后。她接触过一个叫崔杰(化名)的孩子,年纪轻轻因非法制毒误入歧途。

  2000年出生的崔杰没有正式工作。一次偶然机会,他在网上看到合成毒品“神仙水”,出于好奇通过网络购得制毒原料和工具,在厨房里不停捣鼓,甚至不惜把自己当作“小白鼠”以身试毒。

  达到预期效果后,崔杰开始大规模制毒,并招收下一级代理商。被公安机关抓获时,他独自一人住在简易房,里面堆满了各种简陋的制毒工具。

  打好“麻精药品成瘾”攻坚战

  “新型毒品的源头管控尤为重要,治理离不开各行各业的合力推动。”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左会新认为,要加强精神类药品的流通监测和管制,加大对生产、销售依托咪酯(含原材料)等企业的监管,防止流入不法渠道。

  左会新表示,在快递运输行业,能否建立相应的预警机制,遇到不明药品、液体等能及时检测,并将证据固定迅速移交警方;在药品监管方面,能否建立数字化网络监测系统,做到任何生产、流通、销售的药品均能在系统内“留痕”,实现全方位、无死角监管;在重点场所管控方面,要提升依托咪酯等的查缉、检测和鉴定水平,对娱乐场所、酒店及宾馆等易涉毒场所开展常态化的清查行动。

  “除列管药物外,还有一些普通麻醉药品,也有人利用其镇静作用,改善睡眠。但无论如何,依照相关要求管理麻精药品是当务之急。”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王志萍表示,对于麻精类药品,麻醉科按有关部门要求进行严格管理,此类药品很难通过医院走向市场。但也不排除药企、医院等相关行业从业者,因个人行为放任此类药品流出的可能。

  王志萍举例称,比如,相关工作人员需要用2支麻精类药品,但申报时是4支,多出来的药物就极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因此,要通过监管避免这种让麻精类药品意外流向社会的情况。为此她建议,对麻精类药品应采取智慧化、信息化管理,供销存一致,让药品“出库、入库”有据可查。

  “这类药品无论是否会被列管,只要是经过正规的渠道生产、销售的,大概率进不了灰色市场。”王志萍建议,被列管的药物并不是“禁止用”“不能用”,而是需要医学工作者更精准、科学地使用。有相关镇定、催眠需求的患者可以在医院挂号,咨询相关医生治疗方法,用科学、规范的方法改善相关情况。此外,规定某种麻精药品类似物被列管,可以避免麻精药品被不法分子滥用,事实上也是在为医疗工作中对于此类药品的严格保管提供法律依据。

  面对层出不穷的新型毒品和毒品替代品,惩防法律机制亟须完善。

  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陶运梅解释,多数依托咪酯的下游销售以零售为主,执法部门现场查获的量不大,若对贩卖“上头电子烟”以非法经营罪处理,会受非法经营罪数额门槛的限制,难以定罪。此外,吸食、容留吸食的行为也不涉及违法犯罪,侦查机关查获后难以进行有效规制。

  “但一旦正式列管就不存在上述问题,一经查获便可按毒品论处。”陶运梅指出,“依托咪酯列管也给毒品替代品治理提供了建设性的参考价值。”

  陶运梅建议,有关职权部门联合增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目录,积极推动更多毒品替代品列管,避免因立法和配套规定的滞后导致无法及时、有效、全面打击新型毒品犯罪。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实习生 陆地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编:邱晓琴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乌鞘雨雾乱云飞 汉使旌旗绕翠微

  • 四川布拖县:银饰服饰巡游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奔跑吧·少年2024年内蒙古自治区棒垒球邀请赛在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开赛。
2024-04-20 17:03
4月2日,随着57652次检测车从南充北站5道缓缓驶出,标志着新建汉中至巴中至南充铁路南充至巴中段(以下称"巴南高铁")启动联调联试,进入工程验收关键阶段,为全线早日开通奠定了坚实基础
2024-04-03 15:11
为切实织密森林“防火网”各地组织人员巡查防火。
2024-04-03 15:11
2024年3月31日,“知音湖北 遇见浪漫孝感”春赏花活动在湖北省孝感市金卉庄园景区启动。金卉庄园花团锦簇,五彩斑斓花卉竞相绽放。人们穿梭在花海之间,享受明媚春光。
2024-04-02 15:40
2024年3月23日,由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办的2024秋冬中国国际时装周在北京开幕。
2024-03-26 21:07
3月17日,原创独立设计师品牌SHANG1 BY SHANGYI 2024秋冬系列时装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2024-03-18 16:39
2024年2月2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湖县境内的博斯腾湖出现推冰景观。
2024-02-29 18:59
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马街镇钻天坡,盛开的油菜花梯田在初升太阳映照下,勾勒出一幅田园春景图
2024-02-23 10:59
美丽的三亚湾
2024-01-20 17:42
2024年1月12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庐陵文化生态园层林尽染,色彩斑斓,市民徜徉其间,尽享生态之乐。
2024-01-13 19:43
2023年12月26日,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新街镇黄草岭村附近,游客在冬樱花与梯田边游览。
2023-12-26 15:39
2023年12月12日,新疆哈密市巴里坤县第十九届冰雪文化旅游节采冰仪式在高家湖二渠水库进行。仪式主要展示了"头冰"的开采上岸过程。开幕式上还举行迎风旗、祈福词、喝出征酒等仪式。
2023-12-13 16:08
2023年12月13日,河北省正定古城迎来降雪,古城内外银装素裹,犹如一幅淡雅的水墨画,美如画卷。
2023-12-13 15:59
2023年11月28日,贵州省六盘水市明湖国家湿地公园层林尽染,景色迷人。
2023-11-29 15:42
2023年11月28日,江西吉安长塘镇中心小学,老师指导学生剪纸。
2023-11-29 15:42
三角梅原产于巴西,现主要分布在中国、秘鲁、阿根廷、日本、赞比亚等国家和地区。其中,以海南三角梅最为出名。
2023-11-29 11:13
2023年11月23日清晨,朝霞初现,三峡库区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沿江公路G348国道的绝壁岩体上,工人们正在铺设防护网,以防止岩崩和落石。
2023-11-24 15:15
2023年11月23日,黑龙江哈尔滨,哈尔滨站工作人员正在清理站台积雪。
2023-11-23 16:02
2023年11月21日,甘肃敦煌,首趟"敦煌号"铁海联运国际货运班列装载1000吨石棉驶出,经天津港通过铁海联运发往泰国曼谷。
2023-11-21 16:55
2023年11月21日,江苏省如皋市龙游河生态公园,色彩斑斓的树木与一河碧水相应成趣。
2023-11-21 16:55
加载更多